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被血兄弟虐出一口血……真的……这篇里的宿命感太可怕了……

看到微博管理一直屏蔽剧透,以及lof小伙伴们的剧透预警真的非常非常开心,感谢每一位朋友为呵护看不到电影的人们所做出的各种努力~

还有忍不住想晒一下路易太太 @ Louis   的大礼包。到货超级快!超级精致!昨天拿到之后小心翼翼的拆了半天然后拍完傻笑了好久。(*/∇\*)

真的强推路易太太的《畸形》和《荒河》!!!

首先安利词典一般厚实的《畸形》,太太称自己开头劝退是真的非常贴切了_(:3」∠)_我是刚喜欢上锤基的时候看到的《畸形》,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完全是这写的啥的状态,没看多少就弃了。但是太太手速超快,刷tag看到很多次之后抱着要不再试试的心理以比第一次更认真的态度重新看。重新思考,重新审视,理所应当的被太太的文风迷住了。从一开始的看不懂剧情,到后来能够理解他们的选择,对他们的认知也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尤其剧情进行到后面两人间细腻的感情非常令人沉醉,还有Loki的抗争,以及最后的演变真的超级惊喜。真的完全没想到还能HE……

《荒河》则为非常动人的短篇,两人截然不同的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绝望而美丽。我看的时候从中段开始哭到结尾(´;︵;`),这个发展真的不仅是命运弄人说的完的。一边看一边数着年份,看到后来感觉自己也快死了。路易太太的后记则又添一把火,看到Loki越老越凉薄的时候,缓了半天,想到75岁的时候,Thor说“你说过我们是一体的!”Loki回“我们不是!”,而“年轻”时的Loki后来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说出这句话的呢?看到Loki曾经抗拒的命运后来变成一定程度上的安慰心情非常复杂。已知的人生是绝望的,因为我无法改变无法掌握,但又何其幸运,因为我知道我们终将相守至死。全文以Loki为主视角,所以我们无法知道Thor所经历的绝望。我们无法知道90岁的Thor在风雨交加的日子里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摘最后一个橘子,也无法知道他在树下的最后一刻,是否还能记起Loki的“回应”。而最幸福的大概就是中年,其他时候大多未能相爱或未能相守。即便如此,他们单箭头的时间也已经足以动人,因为对于他们彼此都是用一生去爱你。

语废就不艾特太太了,暗搓搓表白,还有安利没看过的小伙伴,这两篇真的超级棒,你不会失望的!(๑•̀ㅂ•́)و✧还有两本书的设计也超级超级棒!!!

我记得遇见秀秀还是一开始在微博看到有人提渣反,不知道怎么就记住了,然后那段时间文荒又很躁,就想看搞笑的文,当天晚上就看了人生中第三本原耽。当时百度渣反的时候看到评论冰妹是少女攻还觉得什么鬼,结果看了以后感觉啊啊啊啊啊少女攻好萌!

渣反大概看了两三遍又吃了一两个星期的同人粮,才想去看魔道,一开始拒绝的没看的原因是不太吃羡羡这种类型的受,看百科介绍感觉是那种狗血的世家文,后来还是想着渣反给我的惊喜于是去看了魔道,虽然当时并没有觉得魔道会吸引我,甚至担心看不下去。

结果一旦开始看就完全停不下来了,无论是冲着搞笑风还是剧情线,这本都超级喜欢。除了中间义城篇发现真相之后停下来哭了半个小时才又接着看,全程可以说观感超级好。看完之后意犹未尽,然后发现秀秀在准备天官存档。

天官存档期间也是对介绍里的小妖精攻和仙风道骨收破烂受完全不感冒,但是鉴于前两部的打脸,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满,果然又是一轮惊喜。而且感觉自己是真的非常幸运,喜欢上秀秀仅仅一个月天官就开始连载了,等待的时间非常短。正好那一阵实习,每天精疲力尽回基地,晚上睡前看文感觉抚慰了一天的疲惫。最打脸的地方在于,天官开始连载不久,我的微博就充满了花花[允悲]甚至天天跟别人说花花是我最喜欢的攻,没有之一。追连载的时候各种猜后续,脑洞也超级开心(后来由于总猜错放弃)。也正是追连载的不确定性让天官成了给我最多惊喜的小说。

总之,遇上秀秀真的超级幸福[爱你]

关于204章剧透预警

那个,被lofter双玄的情况吓到了。(´゚ω゚`)
今天中午才考完试,基友说风师娘娘回来了非常兴奋去看,然后看完超级激动啊!
可能黑水岛的时候那把大刀已经把我戳到极限了,那天的打击之后抵抗力直线上升。当时就觉得双玄的情况基本是无解的,最害怕的就在于双玄这样双方都没有错,各有各的不得已。
然后娘娘那个情况让我超级害怕,当时感觉最好的结果就是一死了之,但是贺玄应该不会让他死。
可能正是因为当时已经设想了最糟糕的结果,现在这个情况反而很容易就接受了。
尤其现在的娘娘不仅没有失忆,没有被困难打倒萎靡不振,而且还隐隐成了那些乞丐的头头。最感动的是——他还是那个风师娘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尽管断臂瘸腿,过着最艰苦的生活,他还是那个怀着赤子之心乐善好施的风师娘娘!!!不负少君倾酒这一名景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两清了之后才有重新开始的可能,或许几百年后他们会再成为朋友呢?那个时候贺玄就不会说“那是谁”了吧(๑•̀ㅂ•́)و✧

【青灯百物语】青行灯与第五朵花

都是我寮小故事,小学生文笔,仅为博诸位一笑
——————————————————————

青行灯自虚无之中感召唤而来,尚未与自己的召唤者问候一句,那位阴阳师便离开了,而她的身后站着将将睁开眼的彼岸花。

“那位大人看起来很痛苦呢。”

“这次说不定真的会抛弃这个寮吧。”

围观的几个小妖这么议论着,山兔的大耳朵耷拉下来,草妖抱着巨大的萤草焦急地来回走动,“怎么办,有没有谁能帮帮我们啊。”

看来……这里有很多故事呢。

这日夜里,青行灯找到了寮内一个无人使用的和室,准备好灯芯和纸灯,开始等待“故事”。

不一会儿,屋外长廊上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端着蜡烛的长发女子身影映在扇门上。

青行灯一挥袖,扇门便自动打开,待客人进屋后又自己合上。

面前的这位客人身穿黑色和服,过腰的黑色长发无风自动,一手端着白烛,一手转着符咒,正是传说中住在冥界的妖怪,几乎与青行灯同时被召唤而来的彼岸花。

“这里似乎和你的传说并不相符。”彼岸花环顾四周后开口,声音意外的清冷。

“尚未布置完成,何况已经与阴阳师签下契约的我也不能随心所欲进行百物语。”青行灯随意摆弄着案上的灯芯和手边的油纸灯,话末才抬起那双湖蓝色的深邃眼眸看向门口的彼岸花,“不过这么急着找我,阁下看来是有亟待倾述的故事了?”

“也不是什么亟待倾述的事。”彼岸花缓步走到青行灯岸前坐下,“你我是这个寮唯二没有接触过我们的契约者的式神,你知道为什么吗?”

青行灯想了想被召唤那天寮内慌乱的情景,示意彼岸花继续下去。

“是因为我。”彼岸花的神色看似波澜不惊,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身体呈现出一种因过度用力而微微颤抖的样子,她启唇道,“因为我是降临在这个寮内的第五位‘彼岸花’。”

接下来不必细说青行灯也能想到缘由,这个寮的阴阳师大人只要再召唤出一位大妖就能摘得梦寐以求的日之曜,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半年前就已经降临寮内的彼岸花陆续又来了四位,而眼前这个正是来到寮里的第五位彼岸花,这就难怪那位阴阳师大人不发一言便离开了。

彼岸花想起初来那天萤草告诉她的事情。

“大人非常非常喜爱半年前来到寮里的初位彼岸花大人,用了最短的时间给彼岸花大人最好的装备,倾尽全力帮助彼岸花大人修炼。大人喜欢独自去探索打八岐大蛇,而那位彼岸花大人则是永远陪伴在大人身边的式神。还有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大人也从未在那位彼岸花大人面前抱怨过,每次都是悄悄地……悄悄地把后来那几位彼岸花大人封进了神龛,然后‘嘭’的一声,再打开的时候,那几位大人大人就不见了。妖狐说那叫‘反魂’,被封进去的式神会形神俱灭……呜……可是为什么呀,那不是大人最喜欢的彼岸花大人吗……妖狐告诉我,那是因为我们寮里只需要一位彼岸花大人。后来我能看到,大人每进一次神龛,脸色都越来越难看,这次是她第一次召唤之后直接离开了寮……大人这段时间为了日之曜每日早出晚归积攒符咒,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见面前的彼岸花垂首不语,青行灯抬手,泛着幽光的油纸灯从案上浮起。

“传说中徘徊于三途川边美艳动人的彼岸花可不应该是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与其在这叹息,不如好好欣赏一下这个世界。”

“没有阴阳师的允许,我们无法离开这个寮。”

“即便被限制在这个寮里也一样可以欣赏世界啊。”青行灯跃上灯炳,微笑着向彼岸花伸出手。只见油纸灯周身的点点荧光化作几只荧蝶顺着青行灯苍白的手飞向呆愣的彼岸花,在彼岸花身侧绕了一圈后又飞向深夜的庭院。

“跟上去看看吧。”青行灯魅惑的口吻诱使着彼岸花起身跟上那些荧蝶。

庭院里的温泉泛着热气,负责镇守庭院的追月神坐在弯月上打盹,青翠的古树在微风中摇曳,分明已经是隆冬将至的时节,这里却像初春一般。

“你还记得自己来到现世之前的事吗?”不知何时,青行灯已来到彼岸花身旁一同欣赏着这一派祥和的庭院。

“当然记得,那是黄泉河岸一片无边无际的彼岸花海,那里的彼岸花四季都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盛放。我知道自己是诞生于彼岸花海的妖怪,知道那些人类口耳相传的怪谈,却不知道自己存在了多久。我觉得自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却不知道究竟在等待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听到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你要来我这里吗’,于是我来到了这里,却没想到她呼唤的并不是我。”说到这里,彼岸花自嘲地弯起了嘴角,“我本以为那道声音会是带我摆脱不知今夕何夕的混沌日子的曙光,于是我伸出了手努力抓住那道缥缈的光。但似乎……我来的并不是时候。寮内的式神们,包括我在内,都在盼望着那位阴阳师大人回来,可到那时,我也就会被送往神龛封印了吧……”

青行灯听着彼岸花的轻声叹息奇道,“那为什么明知有形神俱灭的危险你还要盼着她回来?”

彼岸花转过头来,素来冷淡的脸庞居然浮现出堪称温柔的神情,“因为我正是为了她才来到这个现世的啊。”

……

“我知道了。”不知何时回来的阴阳师低着头站在庭院入口,话中还能听出鼻音,似是刚哭了一场。

站在她身后的则是探索回来的那位初位彼岸花,“是谁告诉你们被‘反魂’会形神俱灭的?”

青行灯看起来并不惊讶,回忆道“好像是妖狐告诉萤草的。”

初位彼岸花皱眉道,“又是那只狐狸,看来他是真的想去我的花海看看了。”

阴阳师抽泣了好一会才终于平复情绪,擦干净眼泪,“‘反魂’才不是打撒魂魄的意思,是重入轮回,虽然对我们来说他们是真的不在了,但绝不是形神俱灭那种,他们会重新生成别的形态拥有新的生命的!”

“所以……”

“所以我暂时不想送你去神龛了。”阴阳师叹道,“不过在我这里,你会永远保持这个形态无法成长,即便如此你也要留下吗?”

第五位彼岸花看着眼前这个眼眶中还闪烁着泪花的阴阳师勾起了嘴角。

“是啊。”

我我我我我突然被喜欢的太太关注了怎么办,在线等,急(ಥ_ಥ)

看了新章怜怜说贺玄有饿鬼属性那一部分,突然有了一个脑洞,贺玄是穷苦人家出生,意外得罪了有钱有势的大户,然后在监狱里又受了“特别关照”,最后变成了饿鬼,遇到了还是凡人的娘娘这种设定……

【双玄】拂晓

阅前瞩目!!!

1 这篇是根据小伙伴在半那啥次元测试的梗写的,即第一句和最后一句是固定了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这篇是转世设定,前半部分为娘娘视角,第一人称都是娘娘。

3 这次是糖!是糖!!是糖!!!道友们请放心吃~

以下正文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了,这些年来时不时就会有这样的想法。站在高处时会突然怔住,夜半无眠时会缩紧身子颤抖,明明愣怔半天什么也不会想到,蜷缩到手脚发麻半晌才发现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习惯却一直改不掉,而在最近,这样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或许是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我的缘故。

“你又在瞎想些什么了?”

“啊?啊!抱歉了明兄,其实……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你问?”

“我最近……是不是又变帅了啊?”话音出口便听到身旁一阵抽气,“不然怎么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

“别人又不瞎,有人从旁边走过当然会看!”

“哈哈哈哈哈哈也是啊。”

啊,对了,我是个瞎子,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帅,也不知道我感觉到的“看”是不是明兄说的那种“看”啦。明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从我瞎了以后一直负责我的行动,像现在这样走在路上,向来都是我牵着明兄袖子跟着他走的。刚才可能是想的入神了脚步迟钝,明兄才会问的。

我为什么会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天晚上家里不知怎么起了场火,我只记得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就被抱出去了,那之后眼睛就看不见了。大夫说我是被烟熏瞎的,可能以后都好不了了。当时我还小嘛,就被大夫吓哭了,是明兄抱住我一直哄,我才慢慢停下来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明兄真让人安心啊……

忘了说了,明兄是和我一个村的,和我家住的最近。虽然他只比我大两三岁,但是特别能干,村子里的农具坏了都会找他修,盖房子也会找他看看,听说前不久县里要造桥还专门找上了他,真的很了不起了。

至于我嘛,其实我会酿酒,我喜欢喝酒,喝多了总觉得别人家的酒味道都差了点什么,于是我就开始学着自己酿,学会之后大家都说我酿的酒最好喝,纷纷向我讨酒。嘿嘿,我这也算是一种天纵奇才吧~

“到了,小心门槛。”

“哎,好。”

今天是王县令女儿大婚的日子,就是找明兄造桥的那位县令,好像因为明兄的桥造的特别好,王县令对他赞赏有加,这次女儿大婚专门派人给他送了请帖,让我也有了蹭吃蹭喝的机会。

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我顺势坐了下来,听到身边明兄也坐了下来,我才松开袖子。这里嘈杂的很,大多在议论王小姐和那位新郎官多么般配,真是一对天作之合云云。我随意歪在靠着明兄的那边,托着腮想,也许有一天明兄也会遇到自己的天作之合,到时候就不能牵着我四处走了,可我总是闲不住的,找不到明兄又想四处玩的时候怎么办呢?不如我先自己适应适应?

“明兄,我想试试一个人在外面走。”

“什么?”明兄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毕竟我从小到大一直挺缠着他的,突然生出这种想法明兄一定很奇怪。

“我说我想自己出去玩一段时间,明兄你忙自己的就好了,不用担心我的。”

“你……!”明兄的声音听起来似是气极,“你一个人怎么出去!万一在外面遇到坏人怎么办!行李被偷了怎么办!找不到回来的路怎么办!”

“我怎么就不能自己出去了!我又不是什么贵人,身上又没有什么可图谋的,就算没有行李我也可以给酒家帮工,不知道路我也可以问路人啊!”

“我看你是过的太单纯了!你这个年纪便是正常人出门也要再三小心,何况你……总之,你别想!”

虽然知道明兄是关心我,我也不免有点生气,在他眼里我一个人就只能待在家里吗?我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哼,我偏要自己出去给明兄看看。不过为了不被明兄发现我的真实想法,我只是冷着脸没再说什么。

从知县家回来,我也一直没和明兄说话,我知道他今天下午还有事忙,不能在家看着我的。于是趴在案上背对着他,装作小憩。果然他看我没有什么动作就放心的出门了,走的时候还给门落了锁。哼,这就能难倒我了吗?

我草草收拾了点行李,给明兄留了封信,拿过放在角落里备用的竹竿,轻轻松松顶开了窗户,然后踩着板凳爬了出去……不出所料摔了一跤。摔跤有什么,我可不怕摔跤!就是……嘶,还真有点疼。

我揉了揉腿站起来,摸索着以竹竿探路,这个其实我不太熟,当初只是试了试能走就没怎么用过,只偶尔明兄不在家的时候用这个去六十步远的陈大娘家聊天。

走着走着,发现似乎碰到一堵墙?咦,这里什么时候来了新人家吗?明兄居然没带我来拜访一下!

正打算换个方向继续走,头顶上方却传来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语调听着心平气和,内容却不怎么友好。

“你撞了人都不道歉的吗?”

撞了人?我?这前面是个人!?不过这个声音挺好听的,还有点耳熟,嘿嘿。

那个人似乎见我没反应,可能觉得我有病,居然伸手探过来,“你没事吧?撞傻了?”

“你才傻了!”我反射性的把他手拍开,拍完想想自己撞了他好像应该道个歉,转念一想,不对,为什么是我道歉?

“我看不见难道你也看不见吗!你这人真是奇怪……”

“我姓贺。”

“哦,贺公子,不对,我又没问你姓什么!”

“我在找一味药材途径此地,要一起去吗?”

“你要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你!”

真是个怪人,我转头准备离开,却又听他在身后慢悠悠道,“我有一位朋友双目受损,这药材是要给他找的。”

“真有能治眼盲的药材?你莫不是在诓我。再说这种药材一定很值钱吧,你告诉我做什么?”

那人似是轻笑一声,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看你有趣,路上结个伴。你若想治就跟来。”

虽然这人实在可疑……可我十多年来还从没听谁说我的眼睛还有复明的可能!就连明兄多年打听也一直没有结果……就算……就算这真是个坏人,他又能图我什么呢……我还是跟上试试,说不定回来还能给明兄一个惊喜!

不想才跟了几步,这位贺公子又转身回来,还拿走了我手里的竹竿!

“你这是做什么!没有竹竿我怎么走?!”

“你走的太慢了,我牵着你走。”话音刚落,他就握住了我的手,这个人不笑的时候声音有些清冷,连手掌也是冷的。便是明兄平日牵着我也是让我牵袖子的,我不太习惯开始挣扎。

“你再这么磨蹭下去,把你锁在屋子里的那位怕是要回来了。”

!?他居然知道?

可能我的表情有些夸张,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看着你从窗户跳下来的。”

“那你怎么不扶我起来!”我发完怒,又开始懊悔,人家又不认识我,凭啥非要扶我起来。

不想他竟是没想到这一节,顿了一下,道,“以后不会了。”

有人牵着自是快了许多,而且不像明兄牵着我的时候会刻意放慢脚步,时时叮嘱前方是什么,这位贺公子却是步伐稳健,好像牵着我对他并无影响,也并不担心我会受伤。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我实在有些受不住正想提议休息一会,不想贺公子倒先停了下来,说口渴要我坐一会他去找水。我乐得满口称是,就地坐下开始敲打双腿。

贺玄走前回头看了师青玄一眼,这个人往日最是跳脱,步伐轻快,性情如风,如今即便眼盲仍旧神采飞扬,倒让他差点忘了这个往日已是二十年前,而这个人现下只是一届凡躯。

“给。”

贺玄虽然把水壶递到了跟前,但师青玄看不到只能凭空乱摸,不免就要先摸到手,再抓过水壶。明明方才已经牵了一路,师青玄摸到贺玄的一刹那还是面上红了一片,一拿到水壶就转身以手作扇狂扇起来,口中还掩耳盗铃道,“好热,啊,这个天怎么回事,不是才春天嘛,怎么突然就这么热了……”

贺玄看着好笑,道,“真这么热?我送你一把扇子如何?”

师青玄正猛喝了一口水,闻言差点呛到,“咳咳,我就这么一说,用手扇扇就好了,你这样我多不好意思。”

贺玄拍了拍他后背,淡淡道,“一把扇子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原也是要送人的。”

这倒让师青玄起了性致,“听你这意思,是原本想送的人不愿意收了?怎么,表白被拒啦?”

“……”

师青玄见他不回答只当自己猜中了,老神在在地劝慰道,“哈哈,贺公子我虽不知你相貌如何,但听你步调总是个沉稳的人,说话也简短利落得很。换言之,可能有点死板,说不定你喜欢的那位姑娘只是恰好不喜欢你这种个性,你也不用灰心,改改风格说不定还有些可能。”

贺玄嘴角抽了抽,却也没反驳,“那依你之见,我要如何改才能让他喜欢我?”

师青玄没想到他当真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这十几年接触的最多的就是明兄,陈大娘和李大伯,哪里知道要如何讨心上人喜欢。只是才装模作样打趣过对方,现在再说自己不懂也太丢脸了,只好强撑道,“这……就不太好说了,每个人喜欢的类型千差万别,我那只是假设,你可以在她面前开玩笑试试,看她反应如何。”

师青玄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自觉已经应付过去了,不料贺玄并不放过他,“若他是个和你一般性子的人呢?要如何讨好?”

“啊?和我一般性子?什么性子???”

“嗯……”贺玄沉吟半晌,吊足了师青玄胃口才道,“都傻傻的。”

“……”

“呔!我好心好意帮你出主意你居然这么说我!活该人家姑娘不喜欢你!”

这么闹了会,师青玄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待贺玄已如多年好友,此时两人正靠坐在一起,师青玄突然想起一事,以肘击他,“对了,我还没问你朋友怎么回事?”

“哪位朋友?”

“当然是患眼病那位。”

贺玄盯着师青玄无神的双目片刻,轻声道,“那你呢?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师青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人还真是小气,“我的眼睛是小时候家里起了场大火熏瞎的,对了贺兄,你说的那味药材真的能治好我吗?其实治不好也没关系啦,反正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就是不想总麻烦别人,这次才自己偷跑出来的。”

明知他看不见,贺玄还是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师青玄被他认真的语气吓了一跳,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你这么认真做什么,我说了没关系的,你不要有负担。”

“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应该很亮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黯淡无光。

“哈哈哈哈,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这段对话实在诡异,反让师青玄忘了追问那位同样眼盲的朋友。

“天色不早了,你带干粮了吗?要不要我去找点吃的?”

“已经这么晚了!?明兄也该回来了,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可千万别让他碰见!”

“放心,这里已经很远了。”

“真的?我感觉之前也没有走很久嘛……”

“……”那你怎么一副腿要断了的样子。

那天晚上,师青玄明明是靠着树,吹着寒风却难得睡的踏实,一夜无梦。

后来便这么走了月余,贺玄带着师青玄游玩了一路,豪华的都城,温软的水乡,其实对师青玄而言不过是人声多少与花香酒味不同罢了。但贺玄带他玩的起劲,他也不好催促,又想到此行本是要锻炼自己的,结果还是一直受人照顾,只得安慰自己道我这个人真是运气不错啊。

这天一大早贺玄就带他爬了一座山,山上似是有许多桃树和山泉,花香阵阵,泉声泠泠,师青玄置身其中不免动容道,“贺兄还没喝过我酿的酒吧,回头我酿桃花酒给你喝,定让你赞不绝口!”

“贺兄话说我们这是要干嘛啊?摘桃花吗?”

“给你治眼睛。”

“在这里?!”

师青玄正待再问些什么,贺玄已牵着他走入一间小屋里坐好。

“就在这里,药材我已经准备好了,要敷七天,可能会很疼,你忍着些。”说完欲扶着师青玄躺下,却被师青玄抓住了手。

“贺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次瞒着明兄出门,我是做好了吃苦头的准备的没想到遇上了贺兄你,一直这么照顾我,治眼睛的事我本也只是想试试,但是你让它突然变得离我这么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贺玄反手握住他,温声道,“那就亲手给我酿一坛桃花酒吧。等你眼睛好了就开始酿,来年酿好我们再一起来这里喝,好不好?”

“好。”

敷药的过程果然很疼,师青玄并不是体弱之人,这几日却连连高烧,有时甚至能生生疼昏过去,许是因为眼睛这种部位格外脆弱的缘故。

高烧不断时师青玄常常会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颤抖不已,口中还小声喊着些胡话。贺玄一直守在跟前握着他的手,也侧耳听过他喊的那些话,俱是“不要”、“救命”之类,想是真的疼得狠了,贺玄只得一边轻拍着他的背,一边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师青玄醒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紧握着他趴在床沿的贺玄,贺玄的面容还是记忆中那般熟悉,常年透着冷郁,就连梦中眉头也紧紧皱着,而往外望去,天空将亮未亮,正是拂晓时分。

若是贺玄此时醒来就能看见师青玄明亮的双眸黑白分明,而后那个人在他紧皱着的眉间一吻,轻声道:

“你好,初次见面。”

一些废话










明兄是真・明仪转世,没有人设,描写(有吗?)也是瞎掰的,大家不要较真。

开头娘娘感觉到的最近才出现的视线是贺玄偶然发现了他的转世,然后观察了一阵,因为隐形了所以明兄没发现。

结尾处的“初次见面”是娘娘想起了一切但是也放下了一切,决定重新开始。因为我能想到让这两个人HE的方法只有恩仇两清重新来过了,设定是前世娘娘死的时候就已经恩仇两清了,现在是真・年方二八的娘娘~

最后再唠叨几句,这篇在成篇过程中真的是改了无数次设定,包括最开始娘娘是否瞎,幼时失火是意外还是人为,明兄到底是哪个明兄,有没有阴谋,乃至我们影帝如何出场,最后要不要恢复记忆等等都纠结了很多遍,写着改着,改着写着,感觉脑仁要炸……

确定为现在这个版本是因为我真的觉得娘娘是个很豁达的人。在我看来他喜爱饮酒可能有逃避现实的成分在里面,但就是这样整天被噩梦纠缠生活在恐惧中的娘娘,居然做出了少君倾酒的美谈。他自信潇洒,怀着赤子之心广交朋友,愿意为一切不平事出头,这样的娘娘我实在不忍心他再陷入什么阴谋之中了。总而言之,就是我爱他!可惜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关于每次由于视角原因对影帝玄描写都比较少,以及上次误以为他最开始卧底就知道真相并且对娘娘感情没有那么纯粹这两件事,我表示真诚的歉意。

最后的最后,真的不想折腾到凌晨发文,结果又这么晚了……

【双玄】依偎

含大量私设预警!!!

含ooc预警!!!

被秀秀的刀捅到窒息于是想给双玄一个单纯的相遇……

师青玄天性豁达,正如谢怜所说是一个能吹散所有阴霾的风一般的人,所以他其实很少去回想过往颠沛流离的日子。

十岁的师青玄尚穿着女装,本就是雌雄莫辨的年纪,又生了副好皮相,胆子很小,见着人怯生生的,任谁看也是个精致的女娃娃。

因着师青玄尚小,师无渡先行上山修道,将弟弟寄养在山下小镇。小孩子总是对新鲜的人事好奇的,又见师青玄瞧着可爱便纷纷与他玩耍起来,很快几人便成为了好友。

这一日,几个孩子相约去密林探险,纵使大人们口中这密林多么可怖也挡不了孩子们愈来愈胜的好奇心。

师青玄其实是害怕的,但是小伙伴平日都待自己很好,有好吃的好玩的也总记着自己,在大家都兴致冲冲想要去探险的时候推拒未免有些煞风景,于是只好忍着恐惧跟上。

十岁的孩子们都身量很小,而这片密林甚至杂草都很高,师青玄本就因为恐惧一直东张西望,不过稍慢一步再回头甚至看不到一起来的小伙伴了。

恰在此时林内凭空起了一阵风,风势不强,时机却着实太巧,自然把师青玄吓得拔腿就跑。其实他若是待在原地不动,过一会小伙伴们发现他不见了定会回来找他,可他偏偏因为恐惧一通乱跑,就很难找到小伙伴了。

师青玄跑了一会跑不动了,却又不敢停下,他现在哪怕是看见一棵树被风吹的动了动也会觉得树后藏着妖魔鬼怪正等着把自己吃掉。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委屈,哥哥还在为了保护自己努力修炼,自己却可能会在哥哥不知道的时候死在这里。于是,幼小的师青玄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没想到不过片刻师青玄的哭叫就被一双手捂了起来。

师青玄双目圆睁,肝胆具颤,想要回头求饶却发现身后不过是个和他一般大的孩童。然而同样的年纪,这孩子却沉稳的很,并无惧色。

少年见他冷静一点才放下一只手,拨开眼前从生的杂草示意师青玄看过去,这一看不得了,距他们前方十丈远处居然有一只大狗熊!狗熊耳朵抖了抖正有要醒的倾向。

师青玄差点又反射性叫出声,好在被少年及时捂住。
“不想死的话最好安静点,它还没有完全醒,只要我们慢慢倒退着离开,不惊扰到它就不会有事。”许是为了不让狗熊发现,少年这话是趴在师青玄耳边说的。

而师青玄素来胆小,突然遇上这么个陌生人居然意外觉得安心了些许。可是一想到眼前的狗熊师青玄仍是免不了紧张,不禁委屈道,“我害怕……”

少年瞥了他一眼,无奈道,“现在害怕为时尚早。”

师青玄整个身子都抖得不像话,少年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好牵住他的手,带着他小步小步的走。

一柱香后,确定他们离狗熊已经很远了,少年才放开他。

“你还知道怎么回家吗?”

师青玄摇摇头。

“……那你知道自己住在哪吗?”

师青玄便说了小镇的名字,突然想起和自己一起来的小伙伴,立马着急起来,自己遇到了狗熊,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碰上什么危险。

少年闻言更加无奈了,这“姑娘”自己胆小的要死,居然还有心情担心别人,还想回去找?可既然已经遇上了,便不能坐视不理,只好安慰道他们说不定已经回家了,若是没回也要让大人来找云云。

又跟着少年走了一阵,出了密林,师青玄看到熟悉的小镇,才安心的呼出一口气,正想向少年道谢,那少年却已经走了,看起来不是本地人的样子。师青玄暗暗感叹真是厉害,想起小伙伴的安危又立马向那几户人家跑去。

一月后,师无渡修炼略晚,师青玄担心哥哥饿肚子上山送饭,不小心让白话真仙发现了伪装。这之后直至他飞升的数年间,师青玄一直活在恐惧中,时常噩梦连连。自然也淡忘了仅仅一面之缘的少年。

又过了几十年,地师飞升,向来喜好热闹的师青玄也等在入口处围观,想要早些见见这个造福了许多百姓的能工巧匠。

地师方至天庭报道师青玄就立马围了上去,真的见到地师本人师青玄又愣了愣,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人很面熟的样子,又记不起自己何时认识过这么一个人,只得笑道,“明兄,我瞧着你很是亲切啊,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明仪却只是冷冷地瞧了他一眼,连句客套也没说,只道,“没有。”

后来的几百年时间里,两人时常相伴相随。虽然明仪看起来依旧如初见时对他爱搭不理,但每当师青玄遇上麻烦,明仪却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将他护在身后。虽然态度依旧恶劣,但任谁瞧见了都要赞一句风师大人和地师大人真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师青玄若是听见了定会笑嘻嘻得接道,“那是当然,明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而明仪若是听了则多半会回道,“那是谁?我跟你不熟。”

再后来,黑水岛上,幽冥水府中,贺玄提着师无渡的头,居高临下看着他,面上分明还是那个冷淡的明兄,那个总是让他感到安心的明兄,那个被他视作挚友的明兄,而那个明兄带给了他此生最大的噩梦。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死。”

“你想的倒美。”

凡释脑洞

经历过一切的释王子艰难的复活了哥哥,自己醒来却在凡界,遇上了张小凡,张小凡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昏迷,然后张小凡把他带回了青云山,张小凡的师门就表示你怎么能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万一他是大坏蛋怎么办blabla,云飞醒了之后就表示谁稀罕在你这就要走,张小凡就说你看他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是坏人blabla(并不),发现云飞要走就说你一个人很危险啊我陪着你吧,师父觉得徒弟有了媳妇忘了娘很生气,就说你要跟他一起走以后就不再是青云弟子,张小凡觉得师父很不讲道理是不是看我笨早想逐我出门,于是真的表示不再做青云弟子,卸下了心理负担愉快的跟着云飞,云飞觉得他很烦但一开始确实救了他于是没有赶他走,有赶但没有硬赶,后来遇上了古剑小分队。云飞经常和屠苏兰生有说有笑,张小凡很委屈,明明我们先认识的为什么你都没对我笑过,而且方兰生也很吵啊,为什么你不嫌弃他!云飞就说兰生很可爱岂是你能比的,张小凡更委屈了然后说那百里屠苏那个木头脸有什么好的,云飞表示屠苏是我的知己,我们都会吹叶子你会吗🌚?张小凡表示你可以教我啊,云飞表示你太笨了教着累。后来认识很多人经历很多事,张小凡一开始觉得云飞本来就冷淡,后来有了对比发现云飞对别人都很热心就是对自己冷淡。日常是张小凡开开心心地想和云飞聊天,云飞就说再吵就不要跟着我,张小凡立马委屈地捂嘴。后来张小凡发现云飞很厉害很厉害,但是还是要跟着他,每次委屈了一抱怨,云飞就会说你回你的青云山啊,张小凡每次听到都很难过但还是跟着他。再后来遇到来找云飞的星旧,星旧说释王子你回去吧王很想你,云飞就说我只会给哥带来灾难你就当没见过我,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张小凡心里更难过了表示你原来你的名字叫樱空释不是云飞。后来赶走了星旧云飞心里烦闷,碰巧遇上了屠苏就和他聊自己的事情,张小凡发现云飞不开心想去安慰他却发现云飞在向屠苏倾述,云飞在他面前从来没说过超过一句话,云飞回来之后他就爆发了,说为什么你从来不对我笑也不愿意向我倾述,明明我们认识的更久,之类很多话。云飞难得听他说完,然后只回了一句,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朋友,也不需要你操心,是你自己非要跟着我的,我念在你救过我才没有用武力把你赶走。然后张小凡真的走了,云飞也和古剑小分队分别,结果发现张小凡遇见了坏人,碰巧遇上了就给他救了。张小凡就觉得云飞还是在乎我的,虽然云飞说了是还人情,但是张小凡有我不听我不听自动过滤,于是继续跟着云飞这种欢乐向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