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双玄】拂晓

阅前瞩目!!!

1 这篇是根据小伙伴在半那啥次元测试的梗写的,即第一句和最后一句是固定了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这篇是转世设定,前半部分为娘娘视角,第一人称都是娘娘。

3 这次是糖!是糖!!是糖!!!道友们请放心吃~

以下正文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了,这些年来时不时就会有这样的想法。站在高处时会突然怔住,夜半无眠时会缩紧身子颤抖,明明愣怔半天什么也不会想到,蜷缩到手脚发麻半晌才发现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习惯却一直改不掉,而在最近,这样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或许是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我的缘故。

“你又在瞎想些什么了?”

“啊?啊!抱歉了明兄,其实……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你问?”

“我最近……是不是又变帅了啊?”话音出口便听到身旁一阵抽气,“不然怎么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

“别人又不瞎,有人从旁边走过当然会看!”

“哈哈哈哈哈哈也是啊。”

啊,对了,我是个瞎子,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帅,也不知道我感觉到的“看”是不是明兄说的那种“看”啦。明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从我瞎了以后一直负责我的行动,像现在这样走在路上,向来都是我牵着明兄袖子跟着他走的。刚才可能是想的入神了脚步迟钝,明兄才会问的。

我为什么会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天晚上家里不知怎么起了场火,我只记得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就被抱出去了,那之后眼睛就看不见了。大夫说我是被烟熏瞎的,可能以后都好不了了。当时我还小嘛,就被大夫吓哭了,是明兄抱住我一直哄,我才慢慢停下来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明兄真让人安心啊……

忘了说了,明兄是和我一个村的,和我家住的最近。虽然他只比我大两三岁,但是特别能干,村子里的农具坏了都会找他修,盖房子也会找他看看,听说前不久县里要造桥还专门找上了他,真的很了不起了。

至于我嘛,其实我会酿酒,我喜欢喝酒,喝多了总觉得别人家的酒味道都差了点什么,于是我就开始学着自己酿,学会之后大家都说我酿的酒最好喝,纷纷向我讨酒。嘿嘿,我这也算是一种天纵奇才吧~

“到了,小心门槛。”

“哎,好。”

今天是王县令女儿大婚的日子,就是找明兄造桥的那位县令,好像因为明兄的桥造的特别好,王县令对他赞赏有加,这次女儿大婚专门派人给他送了请帖,让我也有了蹭吃蹭喝的机会。

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我顺势坐了下来,听到身边明兄也坐了下来,我才松开袖子。这里嘈杂的很,大多在议论王小姐和那位新郎官多么般配,真是一对天作之合云云。我随意歪在靠着明兄的那边,托着腮想,也许有一天明兄也会遇到自己的天作之合,到时候就不能牵着我四处走了,可我总是闲不住的,找不到明兄又想四处玩的时候怎么办呢?不如我先自己适应适应?

“明兄,我想试试一个人在外面走。”

“什么?”明兄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毕竟我从小到大一直挺缠着他的,突然生出这种想法明兄一定很奇怪。

“我说我想自己出去玩一段时间,明兄你忙自己的就好了,不用担心我的。”

“你……!”明兄的声音听起来似是气极,“你一个人怎么出去!万一在外面遇到坏人怎么办!行李被偷了怎么办!找不到回来的路怎么办!”

“我怎么就不能自己出去了!我又不是什么贵人,身上又没有什么可图谋的,就算没有行李我也可以给酒家帮工,不知道路我也可以问路人啊!”

“我看你是过的太单纯了!你这个年纪便是正常人出门也要再三小心,何况你……总之,你别想!”

虽然知道明兄是关心我,我也不免有点生气,在他眼里我一个人就只能待在家里吗?我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哼,我偏要自己出去给明兄看看。不过为了不被明兄发现我的真实想法,我只是冷着脸没再说什么。

从知县家回来,我也一直没和明兄说话,我知道他今天下午还有事忙,不能在家看着我的。于是趴在案上背对着他,装作小憩。果然他看我没有什么动作就放心的出门了,走的时候还给门落了锁。哼,这就能难倒我了吗?

我草草收拾了点行李,给明兄留了封信,拿过放在角落里备用的竹竿,轻轻松松顶开了窗户,然后踩着板凳爬了出去……不出所料摔了一跤。摔跤有什么,我可不怕摔跤!就是……嘶,还真有点疼。

我揉了揉腿站起来,摸索着以竹竿探路,这个其实我不太熟,当初只是试了试能走就没怎么用过,只偶尔明兄不在家的时候用这个去六十步远的陈大娘家聊天。

走着走着,发现似乎碰到一堵墙?咦,这里什么时候来了新人家吗?明兄居然没带我来拜访一下!

正打算换个方向继续走,头顶上方却传来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语调听着心平气和,内容却不怎么友好。

“你撞了人都不道歉的吗?”

撞了人?我?这前面是个人!?不过这个声音挺好听的,还有点耳熟,嘿嘿。

那个人似乎见我没反应,可能觉得我有病,居然伸手探过来,“你没事吧?撞傻了?”

“你才傻了!”我反射性的把他手拍开,拍完想想自己撞了他好像应该道个歉,转念一想,不对,为什么是我道歉?

“我看不见难道你也看不见吗!你这人真是奇怪……”

“我姓贺。”

“哦,贺公子,不对,我又没问你姓什么!”

“我在找一味药材途径此地,要一起去吗?”

“你要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你!”

真是个怪人,我转头准备离开,却又听他在身后慢悠悠道,“我有一位朋友双目受损,这药材是要给他找的。”

“真有能治眼盲的药材?你莫不是在诓我。再说这种药材一定很值钱吧,你告诉我做什么?”

那人似是轻笑一声,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看你有趣,路上结个伴。你若想治就跟来。”

虽然这人实在可疑……可我十多年来还从没听谁说我的眼睛还有复明的可能!就连明兄多年打听也一直没有结果……就算……就算这真是个坏人,他又能图我什么呢……我还是跟上试试,说不定回来还能给明兄一个惊喜!

不想才跟了几步,这位贺公子又转身回来,还拿走了我手里的竹竿!

“你这是做什么!没有竹竿我怎么走?!”

“你走的太慢了,我牵着你走。”话音刚落,他就握住了我的手,这个人不笑的时候声音有些清冷,连手掌也是冷的。便是明兄平日牵着我也是让我牵袖子的,我不太习惯开始挣扎。

“你再这么磨蹭下去,把你锁在屋子里的那位怕是要回来了。”

!?他居然知道?

可能我的表情有些夸张,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看着你从窗户跳下来的。”

“那你怎么不扶我起来!”我发完怒,又开始懊悔,人家又不认识我,凭啥非要扶我起来。

不想他竟是没想到这一节,顿了一下,道,“以后不会了。”

有人牵着自是快了许多,而且不像明兄牵着我的时候会刻意放慢脚步,时时叮嘱前方是什么,这位贺公子却是步伐稳健,好像牵着我对他并无影响,也并不担心我会受伤。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我实在有些受不住正想提议休息一会,不想贺公子倒先停了下来,说口渴要我坐一会他去找水。我乐得满口称是,就地坐下开始敲打双腿。

贺玄走前回头看了师青玄一眼,这个人往日最是跳脱,步伐轻快,性情如风,如今即便眼盲仍旧神采飞扬,倒让他差点忘了这个往日已是二十年前,而这个人现下只是一届凡躯。

“给。”

贺玄虽然把水壶递到了跟前,但师青玄看不到只能凭空乱摸,不免就要先摸到手,再抓过水壶。明明方才已经牵了一路,师青玄摸到贺玄的一刹那还是面上红了一片,一拿到水壶就转身以手作扇狂扇起来,口中还掩耳盗铃道,“好热,啊,这个天怎么回事,不是才春天嘛,怎么突然就这么热了……”

贺玄看着好笑,道,“真这么热?我送你一把扇子如何?”

师青玄正猛喝了一口水,闻言差点呛到,“咳咳,我就这么一说,用手扇扇就好了,你这样我多不好意思。”

贺玄拍了拍他后背,淡淡道,“一把扇子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原也是要送人的。”

这倒让师青玄起了性致,“听你这意思,是原本想送的人不愿意收了?怎么,表白被拒啦?”

“……”

师青玄见他不回答只当自己猜中了,老神在在地劝慰道,“哈哈,贺公子我虽不知你相貌如何,但听你步调总是个沉稳的人,说话也简短利落得很。换言之,可能有点死板,说不定你喜欢的那位姑娘只是恰好不喜欢你这种个性,你也不用灰心,改改风格说不定还有些可能。”

贺玄嘴角抽了抽,却也没反驳,“那依你之见,我要如何改才能让他喜欢我?”

师青玄没想到他当真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这十几年接触的最多的就是明兄,陈大娘和李大伯,哪里知道要如何讨心上人喜欢。只是才装模作样打趣过对方,现在再说自己不懂也太丢脸了,只好强撑道,“这……就不太好说了,每个人喜欢的类型千差万别,我那只是假设,你可以在她面前开玩笑试试,看她反应如何。”

师青玄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自觉已经应付过去了,不料贺玄并不放过他,“若他是个和你一般性子的人呢?要如何讨好?”

“啊?和我一般性子?什么性子???”

“嗯……”贺玄沉吟半晌,吊足了师青玄胃口才道,“都傻傻的。”

“……”

“呔!我好心好意帮你出主意你居然这么说我!活该人家姑娘不喜欢你!”

这么闹了会,师青玄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待贺玄已如多年好友,此时两人正靠坐在一起,师青玄突然想起一事,以肘击他,“对了,我还没问你朋友怎么回事?”

“哪位朋友?”

“当然是患眼病那位。”

贺玄盯着师青玄无神的双目片刻,轻声道,“那你呢?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师青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人还真是小气,“我的眼睛是小时候家里起了场大火熏瞎的,对了贺兄,你说的那味药材真的能治好我吗?其实治不好也没关系啦,反正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就是不想总麻烦别人,这次才自己偷跑出来的。”

明知他看不见,贺玄还是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师青玄被他认真的语气吓了一跳,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你这么认真做什么,我说了没关系的,你不要有负担。”

“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应该很亮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黯淡无光。

“哈哈哈哈,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这段对话实在诡异,反让师青玄忘了追问那位同样眼盲的朋友。

“天色不早了,你带干粮了吗?要不要我去找点吃的?”

“已经这么晚了!?明兄也该回来了,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可千万别让他碰见!”

“放心,这里已经很远了。”

“真的?我感觉之前也没有走很久嘛……”

“……”那你怎么一副腿要断了的样子。

那天晚上,师青玄明明是靠着树,吹着寒风却难得睡的踏实,一夜无梦。

后来便这么走了月余,贺玄带着师青玄游玩了一路,豪华的都城,温软的水乡,其实对师青玄而言不过是人声多少与花香酒味不同罢了。但贺玄带他玩的起劲,他也不好催促,又想到此行本是要锻炼自己的,结果还是一直受人照顾,只得安慰自己道我这个人真是运气不错啊。

这天一大早贺玄就带他爬了一座山,山上似是有许多桃树和山泉,花香阵阵,泉声泠泠,师青玄置身其中不免动容道,“贺兄还没喝过我酿的酒吧,回头我酿桃花酒给你喝,定让你赞不绝口!”

“贺兄话说我们这是要干嘛啊?摘桃花吗?”

“给你治眼睛。”

“在这里?!”

师青玄正待再问些什么,贺玄已牵着他走入一间小屋里坐好。

“就在这里,药材我已经准备好了,要敷七天,可能会很疼,你忍着些。”说完欲扶着师青玄躺下,却被师青玄抓住了手。

“贺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次瞒着明兄出门,我是做好了吃苦头的准备的没想到遇上了贺兄你,一直这么照顾我,治眼睛的事我本也只是想试试,但是你让它突然变得离我这么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贺玄反手握住他,温声道,“那就亲手给我酿一坛桃花酒吧。等你眼睛好了就开始酿,来年酿好我们再一起来这里喝,好不好?”

“好。”

敷药的过程果然很疼,师青玄并不是体弱之人,这几日却连连高烧,有时甚至能生生疼昏过去,许是因为眼睛这种部位格外脆弱的缘故。

高烧不断时师青玄常常会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颤抖不已,口中还小声喊着些胡话。贺玄一直守在跟前握着他的手,也侧耳听过他喊的那些话,俱是“不要”、“救命”之类,想是真的疼得狠了,贺玄只得一边轻拍着他的背,一边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师青玄醒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紧握着他趴在床沿的贺玄,贺玄的面容还是记忆中那般熟悉,常年透着冷郁,就连梦中眉头也紧紧皱着,而往外望去,天空将亮未亮,正是拂晓时分。

若是贺玄此时醒来就能看见师青玄明亮的双眸黑白分明,而后那个人在他紧皱着的眉间一吻,轻声道:

“你好,初次见面。”

一些废话










明兄是真・明仪转世,没有人设,描写(有吗?)也是瞎掰的,大家不要较真。

开头娘娘感觉到的最近才出现的视线是贺玄偶然发现了他的转世,然后观察了一阵,因为隐形了所以明兄没发现。

结尾处的“初次见面”是娘娘想起了一切但是也放下了一切,决定重新开始。因为我能想到让这两个人HE的方法只有恩仇两清重新来过了,设定是前世娘娘死的时候就已经恩仇两清了,现在是真・年方二八的娘娘~

最后再唠叨几句,这篇在成篇过程中真的是改了无数次设定,包括最开始娘娘是否瞎,幼时失火是意外还是人为,明兄到底是哪个明兄,有没有阴谋,乃至我们影帝如何出场,最后要不要恢复记忆等等都纠结了很多遍,写着改着,改着写着,感觉脑仁要炸……

确定为现在这个版本是因为我真的觉得娘娘是个很豁达的人。在我看来他喜爱饮酒可能有逃避现实的成分在里面,但就是这样整天被噩梦纠缠生活在恐惧中的娘娘,居然做出了少君倾酒的美谈。他自信潇洒,怀着赤子之心广交朋友,愿意为一切不平事出头,这样的娘娘我实在不忍心他再陷入什么阴谋之中了。总而言之,就是我爱他!可惜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关于每次由于视角原因对影帝玄描写都比较少,以及上次误以为他最开始卧底就知道真相并且对娘娘感情没有那么纯粹这两件事,我表示真诚的歉意。

最后的最后,真的不想折腾到凌晨发文,结果又这么晚了……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