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紫英/谢衣】寻仙问道(3)

紫英还没有出现真是不好意思……另外,这两天重新补了仙四感觉整个人都自信了很多呢~o(* ̄▽ ̄*)ブ

————————————————————————

即墨民风淳朴,百姓安乐,只是……听说有位狐仙时常捉弄凡人,好在有夏元辰常常帮助百姓。

这几天,谢衣从夏元辰那里了解了许多下界之事,文字的学习也十分顺利。

十几天后,看着海滨美景,谢衣便萌生了做偃甲来记录风景的心思。再者,总在即墨待着也不是长久之计,既然自己有幸来到下界,得尽快寻找可供族人居住的清气鼎盛之地以及回到流月的方法才行。不过……如果能早些探清自己体内这个东西并得以运用就再好不过了!

“谢公子,你……当真决定离开了?”夏元辰略微有些担心,谢衣毕竟初来乍到,独自一人在外想必十分危险。

“我族受困北疆贫瘠之地,谢衣又怎能耽于享乐。”谢衣摇首叹息,神色有些凝重,“何况……这些天来夏先生着实照顾我太多,又怎好继续麻烦夏先生?”

“你既以决心如此,我也不在多说,这些行装带在身上,今后若有所需,可来即墨找我。”

“多谢!夏先生,就此别过。”

……

谢衣出了即墨,便开始烦恼,即便有缩地之术,还是不如飞行偃甲,既省力,又可以领略风景。何况我对下界并不熟悉,要打探的事太多了……还有,离开流月城之后,没有了神农神血的庇佑,过去从未考虑过的饮食也需要担心了……可是,我该怎么得到那个叫“钱”的东西呢?

“你们看!这可是会动的木头老鼠!是不是很有意思?”谢衣闻言向前看去,只见一紫衣的青年女子拿着……等等,那是……偃甲?!

谢衣,有些诧异,但细细看来,那偃甲十分简陋,便是供人娱乐也未免……

“诶?你这玩意倒也有点意思,我便拿半壶酒和你换。”一个大汉似乎挺感兴趣,接起话来。

“半壶?这可不行,起码一壶不是?你看这机关如此少见,错过这次,可就不一定有机会了!”看来那女子竟是要以偃甲换酒?

“这……好吧好吧,一壶就一壶!”

待人群散去,谢衣走到那女子面前,“这位前辈,请问您可是偃师?”

“诶?你这小子年纪轻轻,懂的倒是不少。”女子仔细打量起谢衣,长得……倒是不错,行为举止也像是大户子弟,怎么却只背了那么点行李独自在外?

“说来也巧,在下也是一位偃师。”谢衣笑道,谈起偃术,自己还是颇有自信。谢衣说着掏出一个未及送给小曦的偃甲兔子,递给女子观看。

“这……这是你做的?”这偃甲兔子惟妙惟肖,毛发柔软,简直像是一个真的兔子睡着了!

谢衣点点头,随即为偃甲兔子注入灵力,紧接着,那偃甲兔子便如真的兔子一般,在桌上蹦了一圈,眼珠转动十分机灵。忽而又坐下歇息,东张西望,甩甩脑袋,根本与活物无异!

“在下偃师谢衣,还未请教阁下姓名。”谢衣收回偃甲兔子,温润有礼。

女子摆了摆手,“我叫夙莘,你年轻轻轻,偃术却已十分高明,何必对我如此客气!”

谢衣摇了摇头,“夙莘前辈说笑了,我从小痴迷偃术,常因此受师尊责骂。”

“哦?你的偃术竟不是和你师父学的?难道你竟是自学成才!?”夙莘听此更觉惊讶。这小子……不简单啊。

“说来师尊原本命人传授我简单偃术,只是希望我略有涉猎罢了。”谢衣提到沈夜,不免露出些怀念的神色。也不知师尊怎么样了……我无故失踪想必又要另他担心了吧……

“倒是无心栽柳柳成荫了!小子,你喝不喝酒?”夙莘难得遇到同道中人也十分开心,提起酒壶变为谢衣倒了一杯。

“曾与师尊喝过一些……如此,谢某却之不恭。”谢衣也是爽快,端起酒杯便干。

只是……他没想过,流月城物资稀缺,何况他还是少年,沈夜与他喝的酒不仅少,而且纯度很低,不过是小饮助兴罢了。夙莘却完全不同,作为一个豪爽爱酒之人,这壶酒虽然也不多,但纯度却高出不少。

是以一杯下肚,谢衣已经有点晕乎乎的。夙莘见他如此爽快更加高兴,不停给谢衣斟酒。一壶酒喝完,谢衣已经不受控制地趴在桌上,睡过去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