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紫英/谢衣】寻仙问道(4)

好想让紫英出场啊啊啊~~~我都急死了╮(╯▽╰)╭(←_←)……

——————————————————————————————

“小子,醒醒,醒醒——”

谢衣被夙莘叫醒之时已近傍晚,趴在客栈桌子上睡了大半天,只觉浑身冰冷,肌肉僵硬。揉了揉发痛的头,谢衣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不过一两月前,师尊还常把自己从偃甲房的桌案上叫起,每次想要好好责备一下自己,却总是狠不下心。那个时候,自己仗着有师尊的照拂,时常冒冒失失……而今,自己却独自一人流落他乡,这一路上,虽遇到不少良善之人,却免不了思念故乡,思念那些……陪伴自己多年的人……

谢衣正有些惆怅,便见夙莘伸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小子,你从早上睡到现在,难不成还没睡醒?我可是放心不下你,一直在这等着,耽误了我一天行程。”

“抱歉,我从前饮的酒并不醉人,没想到……”

“无妨无妨,大不了,你再给我买些酒来,当做赔礼。”夙莘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着实是个洒脱之人。

“这……”谢衣面露难色,“前辈的要求本是理所当然,但说来惭愧,我来自北疆,族中世代与世隔绝,并无银钱,来到此地……也是意外。”

“北疆!?”夙莘大吃一惊,本以为谢衣不过是个一时兴起离家出走的富家子弟,却不料……

“能从那么远的地方意外来此……你,莫不是精通术法之人?”夙莘思考着,又想到谢衣之前谈及“师尊”,倒是想到了之前离开多年的琼华派。也不知师姐这些年来过得如何……

“算不得精通吧……”谢衣见夙莘并未多问,也便安了心,答话也更加自然。

“罢了,算我倒霉,冷毅去城外帮忙捉妖了,等他回来,你就和我们一起上路吧!”夙莘做出略有不耐的表情,但谢衣明白,这是个与夏元辰性格迥异,却同样热心肠的人。

“前辈,不知冷毅是……”

“喏,他回来了,以你在偃术上的造诣应该看的出吧,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他是我所造的机关人。”夙莘见谢衣只是略有讶异,便明白自己所料不错。转念一想,这小子认真叫前辈的模样倒是和小紫英有些相似,又是孤身在外,看起来也和紫英年纪相仿,不由地对谢衣生出更多亲切之感。

“你偃术高明,又和我挺投缘,干脆也别一口一个前辈了,就叫我声姐吧。”

谢衣应得倒也干脆,立马甜甜地唤起“夙莘姐~”

与夙莘一起游历让谢衣增加了不少对下界人世的了解。同为洒脱之人,与夙莘结伴而行也让谢衣过得很愉快。只是……解决了自己的生存问题之后,谢衣便开始操心起流月城。

他与夙莘终究不同,夙莘可以放的下琼华派,一走多年,但无论走的多远,谢衣又如何能放下流月城?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