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颜凤】念西风(章一)

这篇是我写的第一篇古风文,当时因为《空山鸟语》喜欢上了白凤,后来莫名产生了一个关于小时候的萌萌的白凤的脑洞,于是想要写出白凤的成长过程(这也是我最初喜欢上这个人物的原因)。一开始是在贴吧发的,现在整理一下在这边也放一份~私设众多,望各位看的愉快(o^∀^o)~
————————————————————————
章一 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时值仲夏,濮阳的雨季却还未完。一孩童望向窗外,连绵不断的雨配上窗外经雨水冲洗后的绿地,整个庭院朦胧而美好。只是这个孩童却似乎无心欣赏……

“父亲怎么还没回来……”七岁的孩子面上是掩不住的忧愁,但见此子容貌清秀,眉虽微蹙却无碍其美好,反更惹人怜惜。

忽然,一个女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那女子有着独特的蔚蓝发色,虽露着疲惫却依然难掩其倾城之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女子神色恍惚,仿若已经忘却尘世。

“你是谁?”不知何时,窗边的孩童已经推门而出。

“……你在叫我?”半晌,这个女子才回过神来。

“路儿,这是你娘亲。”一男子眉目淡如远山,举着竹伞,脚步却略有些急促,站定在女子身旁,将竹伞侧倾,隔开欲与女子亲密接触的雨滴,“静歆,逝者已矣,你不考虑自己,也该想想子渊,他若是看到你这样,怕是无法走得安心了。”

“我都明白。”被称作“静歆”的女子勉强抬了抬嘴角,随即将目光投向面露诧异的颜路,半蹲下身,“你就是路儿?好清秀的孩子,你可愿叫我一声娘亲?”
颜路歪了歪头,看起来多了点这个年龄应有的天真,“父亲曾说无繇没有娘亲,可是……无繇喜欢你,无繇愿意让你做无繇的娘亲,还有……恭喜父亲!”

看到颜路灿烂的笑脸,静歆也终于眉头舒展。颜父也放下心来,看着颜路的笑脸,却是有些无奈,他这个孩子总是如此乖巧懂事,沉稳可靠,却也着实让人心疼。

转眼间,静歆入颜府已有不少时日,全府上下皆甚喜这位突然到来的夫人。因这位夫人待人温和,毫无架子,且生得极美,所学甚丰又不惜指教,待小少爷也是视若己出,日日挂心,和老爷更是相敬如宾好一对神仙眷侣。

八九月后,静歆诞下一子。

“静歆想为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颜父语气温和,府上好久没有如此热闹了。

“他是路儿的弟弟,我就为他取名蹊,路儿表字无繇,那这个孩子就取为无忧,我不要他有什么建硕,只希望他一生平安无忧。”说到此,静歆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强忍着泪水道,“多谢你给我们母子一个去处,姐夫。”

“你既叫我一声姐夫又何必如此生分。何况,当日若不是子渊替我争取了留在濮阳的机会,惨遭横祸的怕就是我颜府。于情于理我都该照顾好你们。”颜父神色淡漠,语中却似有些酸涩。

“不知路儿可会喜欢无忧?”似是不想再谈这个问题,静歆将视线转回到怀里的无忧身上。

“路儿的母亲早逝,我平日也鲜有机会陪他,你来了之后,路儿明显活泼了不少,现在又有了无忧与他年岁相近,怎会不喜?”颜父也不点破。

三年后。

无忧虽小,却是天生懂得辨认药草,于治病救人之道颇有天赋。无忧的容貌似是随了他母亲,同样的蔚蓝发色和湖蓝的大眼睛,却是充满了灵气,像是个传播快乐的精灵给颜府添了不少生机。最另人诧异的是这个孩子在熟人面前很是活泼,灿烂的笑容另日月失色,当真如他母亲所愿,天真无忧。

“路哥哥,无忧来教你辨别药草好不好。”明明是问句,却说的肯定,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十岁的少年是世上最宠自己的人,想到此,不免扬起嘴角。

颜路看着无忧的笑脸,不禁想到,不愧是生在春季的孩子,连笑容也明媚的仿佛沾染了春光。

“颜蹊,哥哥还要上课。”颜路有些无奈地半蹲下身,与无忧视线平齐。

“可是无忧想让路哥哥陪着无忧……”无忧眨眨大眼睛,眸中似有水光,嘴角下撇,好不委屈。

“可是,夫子还在等我……”颜路为难地扭过头,暗叹这个无忧,真是被自己宠坏了,他明明知道自己最看不得他这副神情!

“那无忧和路哥哥一起去!”无忧说的认真,颜路正想妥协,却听见无忧欣喜的声音。

“姚叔叔~”说着,无忧向颜路身后跑去。

“姚叔叔。”颜路起身,掩去诧异,挂上温和的笑容,向突然出现的男子做了一揖。

“无忧,又怎么欺负路儿了。”“姚叔叔”向颜路点头回应,继而揉了揉无忧的软发。

“无忧才没有欺负路哥哥!是那个讨厌的夫子害路哥哥受伤!”无忧这次是真的委屈。他拉过颜路的手,给男子看,只见原本细腻的手掌有了格格不入的伤痕。

“路儿,你在习剑。”男子一眼便认出了伤痕的缘由。

“只是小伤,颜蹊不必忧心。”颜路先是一愣,脸上很快便浮现了温柔的笑意,却并不回答男子。

“罢了,你这孩子一向沉稳,只是,切记凡事急不得。”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路儿谨记姚叔叔教讳。”

“姚叔叔,你让路哥哥不要去见那个夫子好不好?”无忧拉了拉男子的袖子,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这……”男子很是为难,颜路的伤与夫子无关,而是自己练剑所致,可是,该怎么向无忧解释……

“文矜,原来你在这里。”颜父说着走过来,“无繇,我已替你向夫子告假,今日你便不必去上课了。”

“是,父亲。”

“爹爹是要路哥哥陪无忧?”无忧一听此话,立马打起精神。

颜父却是摇了摇头,“无忧今日便去舜园玩耍,你路哥哥要陪你姚叔叔。”

“哦……”无忧虽还有些遗憾,但一想到路哥哥不必见夫子不会受伤便也心满意足地去了。

姚文矜看着无忧蹦蹦跳跳的背影,良久,向颜父施了一礼,“大哥,文矜是来道别的。”

“你也要走了……”似是早有所料,颜父无奈地叹道,自五年前卫君迁都野王,濮阳便日渐衰落,世家大族大多随卫君去了野王,得以留在濮阳的也多失落于卫的明存实亡,迁往他国。想他与子渊、文矜自幼交好,情同手足。如今子渊为他前往野王这个是非之地,惨遭灭门,幸而救下了静歆,否则他这辈子都无法安心,而文矜也……

“文矜想要迁往郢,若大哥放的下,不如……”

“我不会离开濮阳。非是放不下所谓的家门名望,而是不想离开。无繇,若有一日颜府出了什么不测,你就带着无忧去郢找你姚叔叔吧。”

“大哥,这是静歆的愿望?”

颜父没有回答,只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可是路儿还这么小……”

“姚叔叔,请叫我无繇。”颜路的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坚定。

“无忧这个表字我们大多是当作乳名来叫,也不知他能无忧到几时。可无繇却不同,就在不久之前,他要我叫他无繇,说是要担负起保护无忧的责任,颜府的孩子有无忧就够了。习剑也是他自己提出的。”颜父下意识地看向颜路,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已经可以把微笑当作面具,处世不惊,只有在无忧面前才会出现不同的样子。

“路……无繇可知无忧的身世?”姚文矜有些担心,这两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若是哪一天……

“无繇知道。”似是想到什么,颜路的眼中终于有了笑意,“颜蹊的名字应是凌颜蹊,是无繇幼时见过的凌叔叔的儿子。可是,我想保护颜蹊,不论他是什么身份。”

“唉……既是如此,我也不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临别之际,让我再听一次你的琴音吧。”

“姚叔叔这边请。”

不多时,有琴音传出,平和清澈,能使周遭一切喧嚣安定。

注:无忧即日后的白凤,并且这里设定他们是卫国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