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颜凤】念西风(章四)

章四 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伴随着冰雪融化,万物复苏,无忧也终于摆脱了疾病的困扰,但……这似乎并没能使无忧开心多少。

书房内。

“这些……都是我要学的吗?”无忧看着桌子上堆成小山的竹简,第一次有种想要离开颜路的冲动。

“你要学的当然不只这些,这些只是帮助你识别各国字体。”颜路看着无忧,眼神中满是温柔。

“路哥哥~”无忧轻扯颜路的袖子,做着最后的抵抗……

“颜蹊不是想要四处游玩?不识他国文字如何行走四方?”颜路强忍住笑意,使自己看起来更加“可信”。

无忧再想不出应对之策,只得勉强答应。

看到无忧妥协,颜路嘴角的笑意扩大,迎着春光,岁月静好,如果没有后面的话……

“这……这是什么啊!”无忧随意展开一卷竹简,其上所书文字居然有着不同的花纹,纷繁复杂可见一斑。

颜路一瞥,略感无奈,“那是齐国的文字,齐国人喜欢在文字边缘加各种花纹来表达不同敬语的区别。不过,我最讨厌韩国的文字,他们喜欢通过笔画增减来表达时态变化。”

“什么!?我以后一定不要去韩国!”此时的无忧决不会想到他将在韩国待上不下十载。

“话也不能这么说,此消彼长,说不定颜蹊会喜欢上韩国的其他事物。”

“也是。”无忧点点头,作思考状,“看来真的要学这些文字啊……”

颜路适时地补道:“所以,颜蹊就安心学字吧。”

时光飞逝,数月之后,在颜路的教导下,无忧已经可以辨识各国的基本文字。若说为什么是颜路来教导?让我们看无忧大病初愈之时。

“无忧,你也是时候学习各家典籍了,明日便叫老爷为你寻个博学的教书先生可好?”静歆神色柔和,眉眼含情,不似一个孩子的母亲,更像年轻貌美的长姐。

“娘亲,无忧不要教书先生,无忧想让路哥哥来教无忧嘛~”无忧念着母亲温柔,大胆地撒起娇来。

“可是路儿也有自己的课业要修习……”静歆有些犹疑。

“娘亲难道想让无忧一整天都伏案读书吗?况且娘亲不是总赞路哥哥文武俱通,博学多才,要无忧以路哥哥为楷模?让路哥哥教导无忧,一来能为爹爹少添些麻烦,二来可以帮路哥哥攻固学识,三来也省去了无忧与教书先生熟悉的过程,而且路哥了解无忧,一定可以让无忧学得更快,娘亲你说是不是?”无忧比着手指,故作成熟,难得的小大人样子很是可爱。

见状,静歆不禁扑哧一笑,以两指轻弹无忧额头,“我看你呀,是借口学习,行与路儿作伴之实,真是难为你想出这些理由了。”

无忧立马没了刚才的正经样子,用两只小揉着额头,委曲地眨巴蓝汪汪的大眼,“可是无忧说的也没错嘛……”

静歆看着无忧可爱的样子,顿时心下一软。抬手在无忧发间轻揉,半阖下眼,“你呀~”子渊,我和无忧都过得很好,如今无忧成长得机灵可爱,你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察觉到静歆的出神,无忧放下揉着额头的手转而拉拉静歆的袖子,“娘亲?”

静歆回过神与无忧对视,“你的要求娘亲哪次没有答应?”

自那以后,无忧赖在颜路身边的时间便更多了。无忧学累的时候就趴在案上,由颜路拿着竹简读给他听,或是看颜路分析各家所长。睡前,颜路也常说些轶闻趣事,或是各国史料……总而言之,无忧的学业确实一点没耽搁。

书房内。

“自周平王东迁以后,井田制崩溃,王室衰微,诸侯并起,私学勃兴,‘士’阶层大量涌现并活跃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因学术气氛自由,代表社会各个阶层利益的思想家纷纷著书立说,由此产生了儒家、墨家、道家、法家、名家、阴阳家、纵横家、杂家、农家等学派。各家学说纷然并存,却又在天道观、认识论、社会伦理、礼法制度、及政治主张等问题上大大相异。从今日起,我会向你介绍各家思想和部分典籍。”这是颜路第一次与无忧正式谈论当下学术。

“既然各家思想大相径庭,为何要全部学习,不会导致思维紊乱吗?”无忧感到有些莫名。

“的确,一开始许会思绪混沌,正因如此才需要你作出自己的价值判断与选择,长此以往,逐渐形成自己的思想理论,这,也正是要你学习的目的所在。”

“那路哥哥呢?路哥哥推崇哪个学派?”无忧不禁有些好奇,这是他过去所不曾认识的,另一个世界的颜路。
颜路不禁一愣,显是不曾料到无忧会有此一问,他低头细思片刻后才答,“我并无特别推崇的学派,对出仕为官、指点江山也毫无兴趣,不过我很是欣赏《易经》中的理论和儒家荀卿的‘天行有常’。”

“荀卿?是还活着的人吗?”

“不错,据说是长居齐国桑海的小圣贤庄。”

“既是如此,路哥哥倒是可以前去拜访。”无忧笑道。

颜路却是毫不犹豫的摇了头,“我怎舍得留下颜蹊去齐国求学?”

饶是无忧早已料到颜路的回答,亦控制不住嘴角上扬,他的路哥哥果然满心都是他。

“好了,现在我来向你介绍各家的基本情况。儒家由孔子所创,推崇周礼,提出了以‘仁’为核心的道德规范体系,首创私人讲学,主张‘有教无类’,同时主张‘仁’的执行要以‘礼’为规范。墨家由墨子所创,主张‘兼爱’、‘非攻’,提出‘尚贤’、‘尚同’的政治主张,认为‘官无常贵,民无终贱’,提倡节俭,反对奢侈享乐生活。道家由老子所创,认为‘道’是天地万物的本原,提出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论断,强调知足寡欲,提倡‘无为而治’。法家以管仲、商鞅、申不害为代表,主张国君要以法治国,因地制宜,以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名家一称‘辩者’,又称‘刑名家’,以公孙龙和惠施为代表,以名(概念)与实(事实)的关系问题为核心,提出各自的见解。阴阳家以邹衍为代表,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受金、木、水、火、土五种势力的支配,提出‘五德终始’等学说。纵横家以苏秦、张仪为代表,分别主张‘合纵’合众弱以攻一强、‘连横’事强秦以攻众弱。杂家以吕不韦为代表,折衷并揉合了各学派思想,其学说有‘兼儒墨,合名法’的特点。农家以许行为代表,认为贤者(贤明的统治者)应该‘与民并耕而食’,反映了农民的一种理想,总结了农业生产的技术经验。”颜路说罢叹了口气,“颜蹊,无论你将来选择什么,我都希望你千万以自己的性命为重。”

“路哥哥放心,无忧定会珍惜性命,因为无忧还要和路哥哥一起生活啊~”无忧似懂非懂,可叹年少不知愁。

舜园。

已是入春,近日阳光甚好,为防无忧在室内太久,心生疲惫。颜路决定在舜园考察无忧的学习。

一入舜园,无忧便觉神清气爽,果然这里才是属他的地方,无忧这样想。

此时距离当日颜路教无忧习字已有两载,无忧记性超群,许多典籍都能信手拈来,对于各家思想也已有了自己的判断。

颜路此时已是十三岁的少年,身材欣长,一双桃花眼温润如水,嘴角总是微微上扬,带着温柔笑意。他就站在那里,虽无绝世之貌,却让人只一眼便再转不开身,毫无侵略性的美总是让你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

而无忧此时方才六岁,因平日被照顾的过好而小脸圆圆,蔚蓝色的软发窝成童子惯用的两个发髻,看上去十分可爱。湖蓝的大眼睛似能看到水光流转,长长的睫毛不时扑闪,笑容明媚,俨然一派天真模样。

颜路牵着无忧在草地上坐下,柔和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偶有微风抚过颜路和忧垂在脸侧的碎发,却是像母亲一般温柔。

“记得颜蹊曾问我推崇哪家思想,时隔一岁有余,我将此问原模原样还给颜蹊。”颜路为无忧理好因风微乱的发丝,微笑开口。

无忧正享受着颜路的动作,忽闻此问,却也未露异色,反而泰然自若,似是早有所料,“各家思想皆有长有短,故无忧与路哥哥一样并无所谓推崇的学派,但无忧很喜欢庄子的《逍遥游》,‘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只是想想便觉心潮澎湃!”

颜路却是一惊,强作镇定道,“但鲲鹏皆有所待,‘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是有着极大风险的。”

无忧却是不以为然,语气却有些咄咄逼人,“荀卿不也倡导‘制天命而用之’?《诗经》不也有‘永言配命,自求多福’?‘至千里者,三月聚粮’,有风险是自然的,那样得来的风景却也是凡物无法比拟的。”

颜路一愣,沉默半晌,方才轻声道,“颜蹊,逍遥亦是孤独,这当真是你之所愿?”若你当真这样想,我不会阻止你。

无忧亦是一愣,片刻后反应过来,慌道,“无忧,无忧不是这个意思……无忧只是,只是好生羡慕那种状态罢了,无忧……”

见颜路并无言语,无忧向颜路挪了挪,紧紧抱住颜路,此时他才发现他的路哥哥原来如此消瘦。无忧将自己埋进颜路的胸膛,哽咽道,“路哥哥不要这样……无论何时……无忧都不能没有路哥哥的……”

颜路这才抬起手,一手回抱无忧,一手反复抚着无忧的背,但始终未再言语。

注:历史上荀子长居于楚国兰陵,曾为兰陵令,BC238年老死于兰陵。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