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颜凤】念西风(章二)

写这篇文的时候本想做个考据党,买了很多书,查了很多资料,最后还是奔溃在秦时的时间线上……所以这篇文的时间线不完全符合历史,秦时又坑太大,所以很多都是我自己的设定。有不合理之处,希望大家可以提出~⊙ω⊙
————————————————————————
章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舜园。

无忧看着身边各色的鸟儿,不时逗弄,嘴角上扬,十分可爱,似是突然想起什么,露出三分沮丧。

“本想将你们介绍给路哥哥的……”

见状,一机灵鸟儿绕着无忧飞了一圈,其声如玉石相击,悦耳动听。

“你是说来日方长?无忧自然知晓,只是……无忧总觉得路哥哥有什么事在瞒着无忧,无忧想,只要告诉路哥哥无忧的秘密,路哥哥一定也不会再瞒着无忧的……”

说着,那只鸟儿忽而远去,又在无忧想要出声呼唤之时飞回。

“你是说路哥哥在弹琴?”无忧的声音中满是讶异,“可是弹琴为何要避开无忧呢?”

“不必打探,无忧……无忧相信路哥哥,无忧想等路哥哥亲口告诉无忧。”

其实,那时的无忧已经隐约察觉这样的生活不会长久,可是三岁的孩子又哪里会细想?毕竟,在无忧的眼中,路哥哥待他依旧,爹娘与府上尚且安好,又有何可忧呢?

颜路房内。

“路哥哥,姚叔叔和爹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呀?”说好了不问,但小孩子始终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

“姚叔叔说他要走了。”颜路语音缓慢,语气中带着些慨叹。

“去哪?会像以往那样给无忧带好玩的东西吗?”无忧却是十分期待的样子,完全没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姚叔叔要去郢,不会再回濮阳。”颜路语气平淡,不辨悲喜,“说不定…以后也会带你去那里。”

“诶?为什么?是去游玩?路哥哥也去吗?”无忧先是有些诧异,继而又恢复了常态。

颜路有些无奈,轻轻将手放在无忧头顶,揉了揉无忧柔软的头发,“不是游玩,是居住,不过,路哥哥一定会陪着颜蹊的……无论到哪里。”

无忧听得云里雾里,歪着头问,“那‘郢’是哪里?”

颜路想了想,答道,“是一个很富饶的地方,不过离濮阳很远,要一直往南方走。”

“南方?娘亲不是说那里很荒凉?”无忧越来越感到好奇。

听到此言,颜路摇了摇头,语气是少有的严肃,“再荒凉的地方也会有繁荣的城。颜蹊切记,这世上永远没有绝境,一条路再难走,也一定有走过去的方法。”

无忧点点头,虽然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还是认真地将此话记在心里。

翌日。

“好舒服~路哥哥快过来试试~”无忧蹲在河边,将手放在水中,如今正是初春,河水方才解冻,水流尚且冰凉,是小孩子的最爱。更何况是对于初次来到河水之畔的无忧,即便小手已经通红还是舍不得拿出来。

颜路学着无忧的样子,感受水流滑过指间的触感,心中并无多少黍离之悲,卫国不过苟延残喘,本无希望,又何来失望?再者,颜路自小心性温和,不争不抢,又见证了凌家与姚家的衰败,明白颜家衰落也不过早晚,对入世为官毫无兴趣,他只想和无忧一起好好生活,也不是无心天下疾苦或是没有才能,不过志不在此。

又想起无忧三岁了,今日却是第一次出门,平日活动不过听母亲讲解药理,好在无忧于此颇有天赋,许是母亲怀胎之时常念医书所致,不然就是与自己粘在一起或是独自在舜园玩耍。说来也怪,比起母亲,无忧却是更粘自己一些。

“路哥哥!”颜路下意识地抬头,却发现无忧的脸近在咫尺。颜路一惊,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无忧先是一愣,随即开心得笑起来。那笑容纯净美好,如春花初绽。颜路就呆呆地看着无忧的笑,恍惚间世界都已远去。这一刻,颜路想,为他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路哥哥刚才想什么这么出神?”笑了好一会儿,无忧方才停下。

“我本想带颜蹊去集市,可又想到颜蹊这么可爱,若是被歹人拐走了怎么办?不行不行,颜蹊,我们还是早日回家吧。”颜路说得若有其事,好似马上就要离开。

无忧听到立刻紧张起来。集市,他在鸟儿的口中听到过无数次的词,他在脑海中勾勒过无数次的地方,一种强烈的念头出现在脑中,以致情不自禁的大声说了出来,“我想去!我想去集市!想去更多的地方!”

无忧的眼中霎时被泪水充满,衬着湖蓝色的眼睛仿若雨后的满溢的湖水,清晰的倒映出颜路的影子,好似要将他吸入。

无忧拉住颜路宽大的袖子,依然是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哥哥,路哥哥,一次,就这一次,带颜蹊去集市好不好?若是错过这一次,下次出府不知道还要等到几时……”无忧对外界好奇,一直都是,小孩子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往着不一样的生活,却不知十年后再忆起今日的想法又会作何感想。

“……罢了,我带你去便是……”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要多陪陪他,练武之事不在一朝一夕。或许姚叔叔说的不错,自己是急了些……只是,颜路不会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当然,这是后话。

到了集市,无忧意外地发现这里并不如想像中热闹。街上的行人表情麻木,零星的摊子后是无精打采的商贩,似乎并不指望卖出去什么,只是本能地站在这里,完全找不到昔日繁华的痕迹。想来也是,一群亡国之人又能得到怎样的待遇?

“路哥哥,这些人看起很不高兴的样子,这是为何?”

“这是因为濮阳是被我们曾经的国君抛弃的地方。”颜路的视线向着天空,声音轻而缓,“不过颜蹊不必为此担忧,当人们逐渐忘记这些的时候,也就是濮阳重新焕发生机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无忧歪着头,似在思考着什么。

“等到……颜蹊长大的时候。”

小孩子的好奇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初入集市的小插曲很快就被无忧抛在脑后。在无忧的看来,这依然是一次难得愉快的出行,有无数新奇的事物,有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路哥哥。

注:
①假设秦时正剧是公元前221年小凤十八岁,那现在小凤三岁就是公元前236年,南方在当时被视作蛮荒之地,但郢作为原本楚国的都城在战国确实是著名的商业中心之一,不过郢早在公元前278年就已经被秦国攻破了,屈原也是那时投的江,至于后来是否繁华我并不清楚,一开始写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但设定不会再改,为此,在这里向大家致歉。

②黄河在古代叫河水,濮阳邻近的是河水的一个支流,向东北注入渤海,不过这个支流在后来因黄河泛滥而消失了。另外,黄河携带大量泥沙主要是因为沿岸的水土流失,我认为在两千多年前人类活动的破坏还没有那么严重的时候,黄河应该还是比较清澈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