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颜凤】念西风(章六)

章六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将军府。

“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孩子?”姬无夜斜坐在座上,看着殿上半跪着的墨鸦,面上难辨喜怒,“将军府可不是收容所。”

墨鸦抱拳,抬头看向姬无夜,“回将军,属下只是见那孩子根骨清奇,不为将军效力实在可惜,故擅作主张……”

“你也知道是‘擅作主张’!”姬无夜忽然拍案而起,怒目圆瞪。

墨鸦沉默片刻,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将军,属下愿以性命担保,那孩子定会成为将军的一大助力。”

“如有违背?”

墨鸦勾唇一笑,“如有违背,就让属下不得好死。”

墨鸦房内。

“颜蹊,对不起……”颜路向着无忧摆手,身形渐淡……

“路哥哥不要走!”无忧惊慌地大喊,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

无忧起身走到窗边,方打开窗子,就有几只鸟儿飞了进来。

“你们说这是将军府?”

无忧一脸迷茫,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墨鸦推门而入,看见无忧手上的鸟儿,动作一顿,立刻掩下异样,“醒了,小鬼?”

无忧转头看向墨鸦,神色戒备,“你为何要带我来将军府,路哥哥呢?”

墨鸦眸色一暗,随即挂上一抹讽刺的笑意,“你那位‘路哥哥’嫌你太麻烦,让我来照顾你,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

无忧一愣,不可置信地摇头,“你骗人……路哥哥…路哥哥不会抛下无忧的……他答应过的……他答应过无忧的……”

“信不信由你!”墨鸦发狠道,“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什么‘无忧’,而是将军府的杀手,必须为将军效力!”
看着无忧愣怔的样子,墨鸦终是心有不忍,语气柔和了许多,“你可以驱使各种鸟类?

无忧终于回过神来,却是语气不善,“才不是什么驱使!是交流!”

看着这样的无忧,墨鸦难得真心笑了起来,走上前去,揉了揉无忧的头发,“对了,你喜欢什么颜色?”

正在反抗的无忧像是突然被什么定住了,颜路一身素衣的样子就闪现在无忧的脑海里,“……白色。”

“那么,以后你就是白凤。”

无忧,不,是“白凤”想到,“你叫‘墨鸦’该不会是因为……”

“咳……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将军府。”墨鸦尴尬了一下,方转身欲走,却被白凤拉住了衣角。

“我……真的只能以杀人为生吗?”白凤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似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墨鸦沉默片刻,淡淡回道,“……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

“……那你……为何要带我来这?”
墨鸦抬头望向天空,“……我怎么知道。”说罢,便出了门。是呀,我怎么会知道呢……

“别愣了,快跟上来吧。”

白凤犹豫了一下,终是跟上。迈出门的那一瞬,白凤知道,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墨鸦带着白凤熟悉府邸,不时遇到人们向墨鸦见礼。

“你究竟是什么人?”眼前的墨鸦不过比路哥哥大一岁,却已经在这个将军府地位非凡……说起这个将军,路哥哥似乎提过。韩国大将军姬无夜,手握重兵,几乎控制了整个韩国,连韩王也奈他不可。所以……

“我自小……嗯……大概也是像你那么大的时候,就在将军府接受训练,一年前有幸得到将军赏识,得到提拔……你好好为将军做事,将军自不会薄待你。”墨鸦回头看了白凤一眼,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墨鸦,你……难道不恨将军吗?”白凤的表情有些奇怪。

“恨?为什么?”

“难道你喜欢这样的生活?”

“……”墨鸦沉默片刻,“没有人喜欢这样的生活,但如果你连最起码的生活都保证不了,还会去考虑选择怎样的生活吗?小少爷,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有考虑生活的权力。若是没有将军,我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世上了,你觉得,我可会恨将军?”

“……”白凤想要辩解些什么,终是选择了放弃。

这时,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迎面走来,向墨鸦见完礼,正欲离开,“等等,以后,这小子的训练就交给你了。”
那侍卫迟疑了一下,答道,“喏。”

待那人走远后,白凤才问,“为什……”

“他会是一个好师傅。”墨鸦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走吧,带你去看看你以后的训练场地。”

五日后。

“墨鸦大人,白凤昏倒了!”

“什么!?”

白凤房内。

“究竟是怎么回事!”才半日不见,那小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回大人,白凤似乎身子较弱,这几天的训练……想来都是在强撑。”

“……”

过了许久,白凤才渐渐转醒。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端着药的墨鸦。

“你醒了?正好,快把这碗药喝了。”墨鸦看起来很是疲惫,看到白凤醒来,似有如释重负之感。

“……”白凤沉默接过药碗,一口灌下。咳嗽间,似是看见了三年前,颜路千方百计哄自己喝药的样子……

“白凤,你怎么样?”墨鸦一边为白凤拍着背,一边责怪道,“又不会迫你,何必如此!”

白凤没有回答,“我要回去训练。”路哥哥不在,我必须尽快学会保护自己。

“你!”墨鸦盯着白凤,半晌才道,“原来……你如此不信我……”

白凤咬了咬唇,“你不该带我来这……”不该……把我从路哥哥身边带走。

“呵,没错,是我错了,是我自作多情!”话毕,墨鸦恨恨而去。

自那日墨鸦离去,白凤已有五日未见过他,但府上之人都很是照顾他,尤其是他那位师父,虽表面严格,但对他的身体却是照顾的很……如此想来,他在这里其实过得并不坏。但……

“白凤,将军紧急传召,想来并无大事,恐怕只是问问你近况,以及……检验你的忠心。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回答吧。”那侍卫低头看着白凤,不得不说这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假以时日,必可成大器,只是……太过倔强。希望他能早日想通吧……

“白凤明白。”白凤颔首,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添了一句,“多谢师父。”

那侍卫一愣,或许……他明白墨鸦大人为何会这么在意这个孩子了。

大堂。

“白凤见过将军。”六岁的孩子单膝着地,脊背笔直,语气从容不迫,仿佛他面对的并非豺狼虎豹一般的大将军姬无夜。

姬无夜看着半跪着直视自己的白凤眯了眯眼,这个孩子不简单啊……

墨鸦立于大堂左侧,脸色很是难看。这个白凤,他是疯了吗!

“你是第一个进了这里还敢直视我的孩子。”姬无夜语气缓慢,带着淡淡的威压释放在整个大堂。

“多谢将军赞赏。”白凤像是没有感受到大堂内紧张的气氛,依旧面色淡然。

墨鸦连忙上前一步,“将军,白凤他……”

“我问你了吗!”姬无夜一声呵斥迫得墨鸦不得不退了回去。

“……”墨鸦双拳紧握,即便从小跟着姬无夜,他仍然猜不出姬无夜此时的想法。

白凤瞥了墨鸦一眼,他现在不想再受到墨鸦的关心和维护,这,只会让他动摇……

姬无夜冷眼看着白凤,这是当他不存在吗!“哼,你既名‘白凤’,可配得上这‘凤凰’之称?”

“配不配得上……将军自会知道!”白凤嗓音清冽,掷地有声。

姬无夜和墨鸦均是一愣。

“哈哈哈!好!我就等着看你如何让我知道!”

“喏。”

大堂外。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墨鸦责怪道。

白凤盯着墨鸦,片刻才转过头,“你可以不用管我。”
墨鸦怒极反笑,“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管你,我不过是念着你是我带进将军府的人,怕你出了差错,丢我的人罢了!”

白凤低着头,抿唇不言。

墨鸦一语既出,已是有些后悔,但看着白凤垂首不语的样子又是来气,“现在怎么把头低下去了?难道我比将军还要可怕?”

“将军可没你这么多话……”白凤小声嘀咕,惹得墨鸦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好。

“唉~罢了、罢了,我说不过你。”墨鸦低叹,从这一刻起,一切便已注定。

大堂。

“墨鸦,你一向知晓分寸,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得力助手……”

……

墨鸦回忆着姬无夜的话,的确自白凤来后,他已经做了太多不合规矩的事,好在姬无夜并没有真正动怒,否则怕就不是提醒这么简单了……

墨鸦来到白凤房内,只见白凤呆呆的,手中抚着鸟羽的动作却未停下。见到墨鸦,白凤手中的鸟儿振翅欲离,白凤这才清醒过来。

“小子,愣什么呢?”

“……没什么。”路哥哥已经离开郑了,我必须早点想出办法离开这里。

“今日训练的如何?”

“能如何,我从未习武,这几日练的不过是些基本功。”

“……也是。还有,若是太累别硬撑着,将军府如今并不缺人。”

“……”见白凤不欲多言,墨鸦也只好离去。

半个时辰后。

训练场。

“师父!我……我想更衣……”白凤红着脸扭捏道。

那侍卫一愣,表情也不大自然,“啊,那快去吧,认识路吗?”

“认识!”白凤慌忙点头,随即又补充道,“我……可能会有点久,要麻烦师父等等了。”

侍卫点点头,示意他快去。

白凤得到允许后迅速的跑开,像是躲谁一样。

侍卫看着白凤的背影摇摇头,这孩子……

约摸一柱香后。

“白凤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这样说着,侍卫决定自己去找。

然而……

“什么!你们说白凤根本就没有来过这!?”

墨鸦恰好路过,听到声音便走了过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那侍卫当即跪在墨鸦面前,“墨鸦大人,白凤他……不见了。”

墨鸦似乎并不惊讶,只是眼神一暗,“我知道了,起来吧,我倒想看看,他能逃到哪去!”一个时辰以前他就觉得那小子不对劲,没想到他竟敢逃跑!

墨鸦随手招来一只乌鸦带路,原来,他在白凤身上藏了鸟羽符!

将军府外。

白凤按着早已勘察好的路线拼命奔跑。必须快一点,再快一点……

白凤只顾着低头跑,一不小心撞在一个人身上。白凤正想绕过他,却不料那人存心堵着他的路。白凤只好抬头,刚看到熟悉的黑衣,便把正欲脱口而出的“让开”咽了回去。

“看来这几天练得不错,跑得挺快啊。”墨鸦的声音一如往日,只是配上阴暗的脸色,显得瘆人得很。

“……你是怎么找到的?”白凤咬咬牙,终是决定开口。

“别以为只有你可以指挥鸟类。”说着,一只乌鸦就停在墨鸦肩上。

“我不会一直待在将军府的!即便你把我抓回去,我还会再逃!”白凤不甘心地宣布着。

“那我就再把你抓回来。”

……

之后半年里便一直重复着白凤出逃,墨鸦抓回,然后再逃,再抓……的过程。

有时白凤会迷茫,路哥哥已经离开郑太久,久到……他根本追不上了。他只知道颜路去往的大致方向,却不知道他的目的地在哪,那他逃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有时候,白凤也会回忆起在将军府醒来的那个早上,墨鸦无情的话和……那个梦。他也会怀疑,是否真如墨鸦所说,是路哥哥不要他了……

每当想到这里,白凤就不敢再想下去,然后拍拍自己的脑袋,提醒自己要相信路哥哥,要离开将军府,一定……不能动摇。

白凤摊开手,一片落叶就落在手心……又是一年秋天了。

注:《空山鸟语》里,十四岁的白凤已经是姬无夜的“左膀右臂”之一了,故我推测,墨鸦大概也是在那个年纪受到姬无夜的重视。另外,墨鸦的年龄是我自己设定的,比白凤大八岁,为的是比颜路大一岁,使他们比试的结果更合理。至于颜路的年龄……玄机设定的是比白凤大十岁,而我设立的是比白凤大七岁,为的是更多情节的合理性……

评论(3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