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少年狄芳衍生】谁(上)

ooc预警!
狗血预警!!
脑洞清奇预警!!!
很久之前的脑洞了,二设众多,时间线为地宫事件三年后,狄仁杰与李婉清一同游历,途径此地,听闻一起奇怪的案件,于是决定调查一番。
————————————————————————

狄仁杰从未想过与王元芳的重逢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或者说——与晋磊的初遇。

自闲山庄上下数十口人在小姐的新婚之夜暴毙,而这场婚宴的主角,自闲山庄的上门女婿晋磊却在第二天清晨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众人目前,无论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我说过很多次了,喜宴的酒被人动了手脚,那天我给大家敬完酒就感觉浑身无力,我往厢房走了没几步,想休息一下,紧接着就昏迷了过去,再醒过来,我就已经身在郊外。那天晚上山庄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知情。”晋磊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官差,丝毫不见紧张害怕。

狄仁杰走进官府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蓝衣少侠抱臂而立,神情清冷,似乎天下没有人能入的了他的眼。这三年,他无数次回想起眼前这个人的眉眼,温润的,带着笑意的……但一定不是现在这样冰冷的。

此时对方似乎也发现了狄仁杰的打量,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移向了狄仁杰身后,随即冷淡的脸上显出讶异之色——那是李婉清,与他昨夜死去的新婚妻子叶沉香几乎一模一样的李婉清。

“你……”狄仁杰本想问你怎么会在这,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一直在找你……

可这一切都还未出口便被晋磊打断,“抱歉,在下并无冒犯之意,只是这位姑娘的容貌……着实与亡妻沉香太过相似。”

李婉清闻言也是一愣,“你……便是自闲山庄的……”

“不错,在下晋磊。”

“这位狄大人可是著名的断案如神,你若当真不是凶手,狄大人定然会为你洗刷冤屈的,来人,把晋磊收押。”县令貌似对晋磊颇有成见,并不给他多说的机会。

狄仁杰定了定神,“县令大人似乎对这位……晋公子是凶手这件事,很有把握,是有什么依据吗?”

“狄大人有所不知啊,这个晋磊来路不明,叶小姐比武招亲之前,我们整个县城没有一个人见过他,比武招亲那天他更是出手狠辣,所有被他打倒的求亲者没有一柱香时间都爬不起来。如今叶家出了这样的事,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本就可疑,更何况他连半点伤痛的样子都未表露……”县令一件件数着,听起来晋磊确实嫌疑颇重,但是……

“县令大人,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但办案讲究证据,你有证明晋公子是凶手的证据吗?”

“这……”

“县令大人之前不是说很相信我的办案能力吗?既是如此,不如让晋公子和我们一起查出这个案件的真相,证明自己的清白,如何?”狄仁杰这话听上去是在问县令,可看向的却是晋磊。

县令似还有些不甘,想要说些什么,“可这晋磊武功高强,若是……”

“县令大人这是在怀疑我看不住他?”

“下官并无此意……”

“和我们一起查案本就是给他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若他企图逃脱,狄仁杰定协助大人把他抓回来。县令大人可否放心?”话说到这份上,县令再不甘心也只能同意狄仁杰的提议,暗骂一句这小子真是走运。

出了衙门,狄仁杰便一直瞧着晋磊,直看的晋磊有些发毛才回看狄仁杰,“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狄仁杰心中叹道,一样的声线,一样的面容,就是太冷淡了些,若说不是一个人都难以置信,“元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会做那什么武林盟主的女婿……”

狄仁杰迫切地想知道王元芳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不和自己联系,为什么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性格和过去天差地别,却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得不到任何答案……

“狄大人认错人了,在下晋磊,与你口中的元芳毫无干系。”这个自称晋磊的人除了刚见到李婉清的时候露出了些许惊讶,自始至终都是冷冷的,那表情就像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他不相关。

狄仁杰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开始假装毫不在意的样子开始大笑着去拍晋磊的肩膀,“好了、好了,你这么一本正经地开玩笑我都要不习惯了。”

“怀英——”李婉清担忧的声音刚传出,狄仁杰的手便被晋磊打掉了。

“狄大人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查案了?晋磊尚是戴罪之身,比不上狄大人还有闲情逸致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言罢,晋磊便独自走向去往自闲山庄的路。

“怀英,我知道你很想念元芳,但是这个晋磊真的很可疑,你先冷静下来,这个案件水落石出之时,我们一定能知道他到底是谁。”其实李婉清远没有她表现出的这么平静,见到晋磊的第一眼她也希望晋磊就是元芳,但那双冰冷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冷静如她也不免不寒而栗,即便他真的是元芳,也不可能是以前的元芳了……

自闲山庄。

“狄大人,这边请,我们收到县令大人的命令后就没有再动过尸体。”狄仁杰一行跟着带路的衙役看了一圈,整个山庄布满了尸体,偏偏房屋楼宇都还保存完好,依然可见往日辉煌,看着说不出的怪异。

“杀了这么多人,按照常理不是应该一把火烧了整个山庄防止留下作案的蛛丝马迹吗?”李婉清跟着狄仁杰也算见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案件,从来没有哪个凶手如此胆大妄为,简直就是对官府的公然挑衅。

晋磊瞥了一眼作抱臂沉思状的狄仁杰,转而看向李婉清,“通常武林中人的宅邸都选在人迹罕至的山林之中,为的就是防止对家寻仇,而叶家恰恰反其道而行之。自闲山庄虽不在城中但也只是在城郊,况且叶家与附近百姓来往甚密与官府更是私交颇深,一旦纵火,附近百姓定会报官,稍有不慎,被捕快记住特征乃至逮捕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叶家上至庄主,下至杂役,没有一个平凡之人,所以,能够手刃叶家上下几百号人的凶手——绝不止一个人。”

“说起来婉清姑娘一介女子,见到这么多尸体还能不显慌乱之色着实难得。”晋磊说着竟勾唇笑了起来,是那种凡家女儿见了会脸红心跳的笑,还好,站在他面前的是早已看破红尘的李婉清。

婉清刚要开口,却被狄仁杰抢了先,只不过看向的不是晋磊或李婉清,而是前面带路的衙役,“官差大哥,请问各房屋内可有被翻动的痕迹?”

“这……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

“做出这种事,要么是为了仇,要么是为了物,看来还得好好察看,这里交给我们就好,还劳烦官差大哥守好山庄的入口,别让闲人靠近。”

“是,狄大人。”

……

“我听说,晋公子是叶家比武招亲当日才来到这里的,而且晋公子自称过去不过是一个酒馆老板之子,那么请问晋公子如何拥有的击败所有求亲者的高深武功?又怎会对叶家如此了解?”冷静下来的狄仁杰眼神仿佛能看透一切。

明明被质问,晋磊却好似毫不在意,“酒馆鱼龙混杂,我不过是跟着天南地北的客人都学过一招半式,当日晋磊不过有幸得小姐青睐,没有被为难罢了。而叶盟主更是纵横江湖数十年,酒馆中的客人多有谈起,在下了解叶家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那之前在大堂之上,你说喜宴的酒有问题,既然知道酒有问题,为什么你不提醒叶盟主或是任何一个下人?”

“叶家从来做事谨慎,酒里被放的只是少量的蒙汗药,才得以成功混入喜宴,我敬酒之时觉察到有些不对,便悄悄在庄中察看。狄大人也是习武之人,必然知道对峙之时的一点点迟钝都是致命的,我找到了可疑的人影,本想抓住他,却被人趁我凝神之际从背后打晕,所以未能来及通知任何人。”

“可是你既入赘叶家,躺在这里的尸体便都是你的亲人,为何你还能无动于衷?”这也是狄仁杰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人死如灯灭,死了便是死了,再多悲恸都只是做给活人看的而已,我难过与否又有什么意义?”这话是真的不近人情,此语一出,狄仁杰才开始正视,眼前这个人可能真的不是王元芳,不过……

狄仁杰绕着晋磊转了一圈,一边说着一边贴近,“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既然凶手有很多人,为了不被发现甚至没有销毁作案现场,为什么不仅没有除掉可能发现他们身份的你,还大费周章把你送到郊外远离自闲山庄的地方?会不会……”

说着,狄仁杰迅速抓向晋磊的左手却被晋磊用刀隔开。

“狄仁杰你做什么!?”果然,就连这句恼羞成怒都与那个人有八成相像。

“晋公子不要误会,我只是在想……会不会凶手中有一个你认识的人,所以只是出于自卫把你打晕,然后又不想你卷进这件事里,所以把你送离山庄?又或者……”狄仁杰故作玄虚道,“晋公子手中的刀可否借我一用?”

晋磊一对白眼翻给狄仁杰,然后递出了手中的百胜刀。狄仁杰笑着接过刀抽出,刀刃之上居然沾着血迹!

“这……”

“我相信晋公子不会是杀过人不擦刀刃之人。”

“……”

“还有一种可能,凶手对这里了如指掌,知道晋公子发现自己无故出现在郊外一定会先回山庄而不是报官,还知道县令乃至城中许多人对晋公子都十分戒备,即便晋公子解释也不会有人信,最重要的一点是——就算晋公子武功高强不会为衙门所制,也只会加重大家的疑心被当作畏罪潜逃,还有这刀上的血迹,一但晋公子和官差打斗时拔出刀就会被当作一条铁证,到时候晋公子便是有口难辩。只是啊——凶手万万没有料到我会碰巧游经此地,还插手到这起案件中。”

听到最后一句,又看到狄仁杰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连李婉清都不免翻了个白眼。

“那草民还真是要多谢狄大人了。”晋磊面上是感谢的样子,就是狄仁杰感觉突然有点冷。

“客气客气,晋公子也不必多谢,小谢一番就够了。”

“……”晋磊索性收起表情不再看他,“我去看看山庄内可否少了什么东西。”语罢便立刻转身,狄仁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只能看到晋磊大步流星的背影。

“诶,晋公子等等,你的刀可还在我这呢,带着刀以防万一啊!”

“这两个人……”李婉清看着狄仁杰追逐而去的身影笑着摇摇头。

两个时辰后。

“叶家主要的房间都没有被翻动的痕迹,甚至那些被勒令不准靠近的房间也都好好锁着。看起来凶手除了杀人,什么都没做。”

“婉清,你有什么发现吗?”

“所有死去的人身上都只有刀伤,并且死前有挣扎过的痕迹,看来当日情况确如晋公子所说。”

“也就是说,目前无论是凶手的目的还是身份,我们都完全没有线索。”这起案子……也太完美了。

“婉清姑娘还会验尸?”与沉思的狄仁杰不同,晋磊看起来并不紧张,比起凶手,他似乎对李婉清更感兴趣。

“不过略通医术。”

狄仁杰听了却是老大不乐意,“怎么能是‘略通医术’呢,婉清你可是神医啊!”

“哦?是吗,婉清姑娘还真是谦虚。”

“我……”

“婉清这个人呢就是这样,明明很厉害,却不喜欢多说,不过你们俩的性格倒是有点像。”

“若要我说,这些尸体就这放着也不是办法,还是早日将他们入土为安吧,你们觉得如何?”

“死者为大,一直这么放着确实不是办法,现在也是晌午了,我们先去县衙请县令找人帮忙安葬这些人,再去客栈吃点饭,晋公子你……”

“我会和你们一起行动,还请狄大人放心。”

李婉清看着狄仁杰坏笑就觉得没好事,果然就听到“这案子一时半会也破不了,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我们这些天都会一直在一起,你总叫我‘狄大人’岂不是太生疏了。不如和婉清一样叫我……”

“狄,仁,杰,那也请你别再一口一个‘晋公子’,晋磊是武林中人,听着这种称呼难免有些不习惯,婉清姑娘也是,叫我‘晋磊’便好。”看着晋磊和李婉清相互点头示意,狄仁杰竟也难得有了被忽视的感觉。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