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紫英/谢衣】寻仙问道(2)

为谢衣究竟应该在哪醒过来纠结了很久……感觉谢衣的身份很头疼啊……虽然谢衣是个潇洒的人,但我还是希望他能早日弄清自己的状况,所以就选了——

————————————————————————
“这里是……何处?”谢衣睁开眼,视线之内皆是与流月城截然不同的屋室风格,“刚才我明明还在生灭厅,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里?哎呀,一定是那个发光的东西搞的鬼!莫非那东西竟有转换时空之能?这倒是件有意思的事~”

“公子已经醒了?身体如何?可还有不适?”谢衣闻声看向门口,只见一蓝衣青年,领着一个呆呆的女孩,缓步走到自己面前。

“在下偃师谢衣,身体并无大碍,多谢先生搭救。不知先生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处?”谢衣向对方行了一记神农礼,暗自打量起这个地方。这里气候温凉,颇为舒适,可惜浊气浓郁,但……自己似乎只是略感不适?难道我天生体质特异?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这里绝对不是流月城。

“在下夏元辰,一介穷书生而已,这里是东海之滨的即墨。不知公子从何处而来?”这个夏元辰虽一派文弱模样,但隐隐能觉察到这不是个简单的人,不过比起这个……

“书……生……是什么?”谢衣还是选择了优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夏元辰怔忪半晌,弯腰对莲宝说道,“莲宝,你先去隔壁王婶家玩一会,爹爹要和这个大哥哥说会话,好不好?”

虽然莲宝有些不舍,但还是被夏元辰送到了隔壁。

片刻后。

“昨日,在下带小女出门,便见谢公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且装扮奇特……如今听公子口气,似乎非是此间人。何况……公子年纪轻轻,却自称偃师……”言下之意便是希望谢衣先解释一下自己的身份。

谢衣有些失落,但也只好理了理发辫衣襟,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在下来自北疆,族人只能居住在清气鼎盛之地,所以世代与外界隔离,来到此地实属意外,也不知师尊现在如何着急……对于世间诸事多有不解之处,还望夏先生海涵。恕我直言,夏先生灵力充沛,想来也非常人……”

夏元辰犹豫片刻,还是坦言道,“在下乃是此地的地仙,谢公子若有需要,且元辰力所能及定尽力相助。”

其实……谢衣并未料到夏元辰会这么快坦白,更没想到自己居然幸运到遇到一个以助人为乐的仙。

“对了,夏先生发现我时,可有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看到夏元辰摇头,谢衣才真正开始着急起来,“怎会如此?!”

“初发现谢公子时我还奇怪,谢公子周身清气环绕,体内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依谢公子所言,那东西……或许在谢公子体内。”

惊诧之下,谢衣赶忙运转周身灵力,发现却如夏元辰所言。

看来……竟是那个东西让我不惧下界浊气?

ps:写了以后才发现其实不是夏元辰也可以嘛╮(╯▽╰)╭~最后还是没让谢衣把家底交代清楚,感觉谢衣好歹作为沈夜的弟子,应该还是会留一份心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