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轻纱

一个空有脑洞不擅描写的咸鱼🐠

【颜凤】念西风(章十二)

章十二 将翱将翔,佩玉琼琚

又是一年春时。

将军府。

白凤靠坐在树枝上,枕着自己交叠的手臂,望着天空。不时有一两只鸟儿在白凤身边盘旋一圈,发现自己没有受到白凤的注意便失落地飞走。

时间过得真快啊……记得两年前的这个时候认识了张良,当时好像还受到了墨鸦的警告?哦,还和墨鸦闹了一阵别扭。那个时候是怎么和好的来着?

白凤迷迷糊糊地回忆着,就在这时被路过的墨鸦弹了一下额头。

“想什么呢,小鬼?难道是在想我?”已经十七岁的墨鸦比起当年更显成熟,和白凤的关系也更加亲密。有时候回忆起白凤初来那阵你逃我追的日子还会感慨——时间……真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说什么呢?!”不管原因如何,事实上确实在想墨鸦的白凤有点脑羞成怒。随着时间慢慢放下了曾经的心结的白凤在这两年里熟悉了很多人——

平日不正经,但其实心地良善,非常照顾手下的墨鸦;不熟悉的时候像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熟悉之后完全就是个穿戴了衣冠的狐狸,张良;刚来的时候总是迷路,笑起来喜欢摸头看着傻乎乎的,但听说实力强悍的暮鹞;还有看着有些木讷其实非常细心的师父……说起来,师父要交我的东西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听墨鸦说,很快我就要有新的师父了……

“看到你偷懒过来提醒一下,我知道你现在没什么事,但好歹躲得隐蔽点,不然有人传话到将军那里可是会很麻烦的。”墨鸦半搂着白凤,一手搭在白凤肩上,俯身向白凤低语,明明说的是很正经的话,但看起来就像……对小孩子意图不轨一样。

“那……躲得远一点岂不是更好?”白凤倒像是习以为常的接受了这个怪异的姿势。

墨鸦皱了皱眉,“张良又和你联络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不会做对将军府有害的事——”白凤赌气似的别过头,心里暗想,每次都这么啰嗦,张良哪有那么可怕……

“你……算了,将军决定盖新的楼阁,由我做这次的监工,这段时间会很忙,你什么都小心些。”墨鸦说着站起身来,一眨眼就不见了。

白凤干脆换了个隐秘的树,继续漫无边际的想……

几年前还以为以后的生活会和杀人相伴,所以百般抗拒,没想到,到目前为止,别说杀人,连相关的事都没听说过……真是世事难料啊……

当时的白凤不会想到,其实那些事一直都离他很近……

与白凤原本位置一墙之隔的另一棵树下,一个黑衣人倒在血泊里,胸前被人用极快的速度射入一片黑羽……

你看,死亡一直离他很近。

客栈里间。

“真是好久不见,子房。”来人英俊潇洒,腰佩宝玉,正是韩国公子非。

“良,见过公子。”张良这两年长了点个子,只是身体还比较瘦弱。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韩非有些无奈地扶起张良,“先前和你说的事考虑的如何?”

“此乃难遇良机,良又怎会推辞。”张良笑道。何况……听起来会遇到些有趣的事。

“哈哈,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是以后要多辛苦小庄了!”韩非拍手叫好。

“……”卫庄瞥了一眼得意的张良,却又拿他没辙,“公子,红莲殿下对您十分想念,流沙也还有许多事待您定度,子房的事看来也解决了不如……”

“卫庄兄此言差矣。”张良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红莲殿下自然思念兄长,但想来也十~分~思~念~你~呀~”

“……”

韩非闻听此言索性也配合起来,“唉~妹妹大了就是管不住啊~”

“公子,你怎么也……”卫庄对韩非和张良一起捉弄自己有些难以接受。

“我怎么了?”韩非看向卫庄,眼里满满的都是打趣。

“……罢了。”卫庄干脆扭过头去,不再理另外两人,顺便又在心里念了张良一次。

……

隔日。

“没想到小凤来这么早~”张良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裹缓步来到白凤面前。

“我不喜欢让别人白等,干脆早点来了。”白凤扭过头去,和卫庄被调笑那日如出一辙。

“噗~”张良以袖掩面,试图让自己忍住笑意,“咳咳,小凤你来看看我带了什么?”

“这是……面具?”白凤诧异地看着张良打开的包裹。

“这个给你,你戴上看看如何?”张良说着递给白凤一个可爱的兔子面具,自己则戴上了狐狸面具。

“看来你还蛮有自知之明。”白凤难得笑出声来,“不过……为什么给我的是兔子面具?”

“当然是因为……小凤你可爱(话少)嘛~”张良再次展现了自己纯良的笑容,让白凤一阵发寒,可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哼~”白凤也没办法说什么,只好戴上了面具,发现正好合适。刚想对张良道声谢,却看到张狐狸不停地抖,“……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张良发现自己越来越忍不住想笑了……我不过是想试试……没想到……小凤扮起兔子呆呆的,居然真的那么可爱……噗哈哈哈……

这个时候的天气还有些凉,但今天太阳不错,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舒适。

张良牵着白凤,缓步行走在街道上,时不时停下,指指这,试试那,就像这个年龄的普通孩子一样,对集市的物品充满了好奇。

或许是这个氛围太过温馨,亦或许是这个状态太过熟悉的缘故,白凤难得没有推拒,任由张良牵着。

曾经……也有一个人,会在这样的天气带着自己出门散步,那个人……从自己幼时便一直陪伴着,教给自己很多东西,却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和自己意外失散。

但是……即便暂时忘记了他的相貌,即便我们可能天各一方,变得和过去完全不同,我也会一直记着这个人,这个出现在自己生命最初的人……

“小凤,快看!”张良拍拍白凤,手指迎面而来的步辇。

“什么人物让你这么激动?”白凤不解地顺着张良手指方向看去,是一位身着粉色轻纱的少女,看起来身份高贵,却不时瞥向后方——一个年纪轻轻却已白发的青年。

“这位乃是红莲公主殿下,如何?是个美人吧~”白凤诧异了一瞬,显然是没有想到张良也会说这种话,若是墨鸦说来他还会更习惯……

“……我不喜欢她。”白凤的话听起来像是赌气,但不仅仅是因为张良与往常迥异的态度,而是如他所说,看到这位公主殿下就没来由的不喜欢,或许许多事情的确要讲究眼缘。而这个时候的白凤怎么也想不到,将来他会和这位不喜欢的公主殿下一起共事数年。

“……”张良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他所乐见的。

“那个白发男子是什么人?”

“他是韩国第一勇士卫庄——”张良停顿半晌才问,“莫非……你对他感兴趣?”

充满不怀好意的语气让白凤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随便问问……”白凤扭头看向别处,决定回避这个问题。

“哦~”有意拖长的语气让白凤感到浑身不适。

“张良……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

张良沉默片刻,随即恢复的往日的微笑模样,“不错……原本不打算那么早告诉你的……我要离开韩国了。”

张良转过身来,正对着白凤,“我要去齐国的小圣贤庄求学,此去……也不知何时才会归来……说不定待良归来那一日,小凤也已经长成大人了呢~”

张良眼角弯弯,有些调皮的笑,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伤感,仿若昨日谈起街道上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墨鸦的糗事。

“齐国……小圣贤庄……”白凤轻声念着,恍惚间似又回到了卫国,亲近的兄长向他提起自己崇敬先生……然而这一次,身前的人不会如当年那般,语态温柔的念着舍不得留下自己便放弃远去……

“是吗……望你今后学有所成。”从回忆中走出,白凤看向天空,也依然是平日那副冷淡模样,仿佛并不在意。

“多谢。”张良深深对白凤行了一礼。那时的少年尚且意气风发,不知几年时间就可能物非人也非……

之后的时间两人再未提起此事,走走停停,仿若不知别离……

走累了,干脆来到一处湖边 ,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初春的湖水微凉,坐在近旁,还隐约能感受到些凉意。

微风吹过,青草微微摇摆,湖水兴起点点波纹,悠闲而美好。便是张良也不免有一瞬生出对时光停驻的期望,然而也只是一瞬的念头,顷刻即散。

白凤扬起头,阖上双眼,感受着拂过耳面的清风,那样肆意。

张良轻叹一声,“小凤,按照将军府的规矩,你是要主修轻功的罢。若有朝一日,你轻功大成,想要做些什么?”

“……”白凤瞥他一眼,既入将军府,哪里便能事事随自己心意而为?这般惆怅的问话,并不像张良。

但或许是这一刻太过美好,两人又年纪还小,便都不想正视这个问题。

于是白凤几下跳到一棵大树上,坐在树梢看向张良,带着少年人的恣意,牵起嘴角,“若真有那一日,我想像现在这样,想来便来,想去便去,逍遥天地,无有拘束。”

张良抬首看着树上的白凤,双目微睁,凉风将白凤蓝紫的软发吹起,少年眼含星光,面上的笑容似能让人忘记一切烦恼。

那一刻,时光似乎真的短暂留驻,自成一幅美好画卷。

评论

热度(4)